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P2P平台是如何被羊毛党“撸残”的?

近日,广州一小型P2P平台的投资者向媒体爆料称,该平台目前已经出现提现困难,平台的法人代表失联,其位于广州珠江新城的办公室已经被搬空。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这家名为“民间财富”的平台已经无法注册新会员,其最后一次发标是在3月30日。平台公告显示,该平台成立于2014年中旬,目前注册会员534人,待收总金额59.24万元。

可以说,这是一家上线不久,且交易金额很小的平台,然而,就在这个小平台处于瘫痪状态的背后,一个独特的投资人群体浮出水面,业内称之为“羊毛党”。在广州一网贷业内人士看来,这个平台目前出现的问题与“羊毛党”有很大关系。

那么,羊毛党们究竟做了什么?

影子平台?

事实上,对于该平台的出事缘由,业内的说法不一。

广州一P2P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他听到的版本是该平台涉嫌自融,且资金投入到了房地产项目。但对此,他并不确定。

而上述广州一网贷业内人士则透露,该平台是去年广州首个被经侦立案的平台——中大财富与广州另一家平台的影子平台,民间财富的早期创始人与高管大多来自中大财富,其早期投资者也与中大财富高度重合。

根据民间财富官网信息,该平台是广州全方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全方卫投资”)的官方网络理财平台。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全方卫投资注册资本2000万元,成立日期为2014年5月23日,法定代表人为许柱生,股东为许柱生和广东明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明天投资”)。

而在全方位投资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法人代表和股东几经轮换,其法人代表由最初的谢可慧变更为刘卫平,又从刘卫平变更为目前的许柱生。

相应的,股东从明天投资、唐艳、谢可慧,变更为明天投资、刘卫平、钟文,而后又变更为明天投资、许柱生、钟文。而明天投资的股东为3位自然人:郭超锋、谢可慧和唐艳。

据广州本地媒体报道,一位投资人向其出示的材料显示,谢可慧此前曾在中大财富创建早期任职运营兼大客户经理,后曾为民间财富法人、运营总监;中大财富原首席金融顾问刘益平为明天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郭超峰为中大财富法律顾问,后为民间财富法律顾问。另外,郭超峰与谢可慧为夫妻关系。但本报记者对此尚未证实。

按照上述广州网贷业内人士的逻辑,由于是影子平台,所以交易量很小,也没做起来,再加上中大财富被调查,所以后来干脆就不做了。

那么,为什么要做一个影子平台呢?

这也是P2P业的一个潜规则,影子平台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降低母平台上投资项目的集中度,比如母平台上某行业、某公司、某人的借款标过于集中,就将其转移到影子平台上;另外,影子平台也可以将其投资人导流到母平台。

本报记者发现,在民间财富上,借款人高度集中于建材行业:如建材贸易有限公司、建筑劳务分包公司、建材有限公司、从事建材批发的贸易发展公司,这些借款人在民间财富平台上反复以18%的年利率拆借1~3个月的短期资金,借款金额在5~10万元。

大家都来剪羊毛

那么,这和羊毛党又有什么关系?

所谓的P2P羊毛党,是指这一两年来活跃在各P2P平台上,有组织的专门参加各类如注册送50元等优惠活动,以此赚取小额奖励的投资群体。

在平台成立早期,由于急需要聚拢人气,所以通常会以高比例的奖励回报吸引投资者,有一部分投资者就专门活动在该奖励期,一旦拿到奖励,随即抽身就走。

在民间财富平台上,自从公告显示的最早日期2014年12月份以来,就一直充斥着各种优惠活动:比如《12月份民间财富优惠活动》、《推荐人人有奖》、《2015年1月民间财富优惠活动》、《2015年2月民间财富优惠活动》、《注册送现金活动》……一直到3月31日最后一则公告,竟然也是《2014年4月民间财富优惠活动》。

而每一个活动公告里面,至少包括七八项奖励。

以《12月份民间财富优惠活动》为例,其中的奖励包括:投标奖励、线下充值奖励、注册送红包、约标奖、续投奖励、幸运奖、满标奖、好友推荐奖励、开门利是奖……

满满的奖励吸引了一批羊毛党在平台上剪羊毛,但羊毛党并非客户粘性很高的正常投资者,一旦奖励拿到手,羊毛党就要抽身出去,那么,平台势必面临没有投资者接盘的尴尬,所以平台就要持续不断的奖励,以吸引羊毛党继续剪羊毛。

“民间财富上的投资者以羊毛党居多,等于说被羊毛党绑架了。”上述广东网贷业内人士说。

解密羊毛党

本报记者采访多位P2P业内人士,试图还原羊毛党这个特殊的生态圈。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吴松对本报记者透露,羊毛党整体分两种,一类以各类“团长”为主,以广州为例,知名的羊毛团就有20多个,形成大大小小松散的联盟,每个团结集的资金从5000万至2个亿不等。

这类羊毛团形成类似于庄家的力量,在全国范围内投资新平台,一般操作手法就是在平台上线前,羊毛团直接和平台运营总监谈判,以“帮助平台提升人气”作为筹码获取更高的回报。“和炒股一样,最终形成的结果是,大庄托市、中层接盘、散户兜底。”他说。

第二类是比较初级的羊毛党,他们拿着大量的身份证在平台上开户,追逐各种优惠,其中还包括各种节日和活动的优惠。

“羊毛党越来越普遍,我们2010平台成立的时候,全国P2P平台还不是那么多,所以羊毛党未成气候,这两年,随着P2P平台的大量涌现,为了吸引眼球,P2P平台只能通过各种优惠活动获客,羊毛党随之而生,可以说,羊毛党是P2P行业竞争加剧过程中衍生的一个群体。”e速贷副总经理黄远里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在黄远里的眼里,羊毛党就跟打新股似的,到处流动。

而羊毛党又有何活动特点?

盛大金禧千店贷的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透露,羊毛党一般对新平台有浓厚兴趣,特别重视平台的风控能力。经过几年的洗礼,羊毛党越来越专业化,他们拥有专业的鉴别能力,平台被撸羊毛,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认可。

“羊毛党可谓是极具争议的一个群体,撸羊毛不可怕,可怕的是结成组织的羊毛党,平台对于羊毛党又爱又恨,爱他能为平台带来人气,恨他拿了钱拍拍屁股就走,抢占了真正投资者的机会。”该负责人说。

段子界有这样一句话: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本报仅为引用,不做其他暗示),竟也可以用在形容羊毛党和网贷平台之间的关系上。

“羊毛党发展到一定阶段还会去绑架平台,去年广州有几个平台某种意义上都是给羊毛党搞死的。”吴松说,羊毛党对新平台讲究“短平快”,快则1个月,最多3个月,追求的收益一般在3分/月以上。另外,在一些时间节点上,羊毛党也会考虑出手,比如,今年广州某平台在提现出现困难的时候,也和一些知名的羊毛党带头人谈判借款,但最终因为其平台项目太烂,无法提供有效抵押物,而破裂。

另外,在P2P业内,还流传着几个关于羊毛党比较传奇的故事。

故事一:某平台羊毛党特别集中,后来这些羊毛党去湖南长沙投资了一个新平台,结果暴雷,他们回头去该平台提现,结果平台直接被提现而死。

故事二:某一平台也是羊毛党高度集中,该平台后调整项目投资收益,羊毛党直接提现走人,正常投资者接不上,最终倒闭。

故事三:原来是个小羊毛,每天拿着200多张身份证在不同平台注册,拿优惠,后来发现一家平台有虚假数据,就敲诈平台,一来二去,竟然去该平台当上了运营总监,再后来带着一帮羊毛党去上海自己开平台了!

上述广州网贷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广州已有平台被羊毛党实质上“接管”了。

吹散一地羊毛

在黄远里看来,如果平台自身有好的项目,羊毛党可能会转化为正常的投资者,如果没有好的项目作为跟进,羊毛党最终都会离去,留下一地羊毛。

棕榈树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3月底,全国共有2860家P2P网贷平台,较2月底(2650家)新增加了210家。3月份新发生倒闭、跑路、提现困难等各种问题平台及主动停业平台62家,比2月份60家增加2家,比去年同期8家增加54家。

随着P2P平台数量增加,问题频发,平台的获客成本也越来越高,“我们获得一个有效客户的成本是60元,有些新平台的成本高达300元。”黄远里说。上述盛大金禧千店贷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获客成本是170元左右。

羊毛党离去后,真正能够支撑起一家平台可持续发展的就是这些有效客户。那么,如何将有效客户和羊毛党分开?

“其实平台在做活动的同时,也可以推出一些反羊毛党的宣传,让投资者了解,之所以设置一些限制,不是为了限制真正的投资者,而是限制羊毛党,赢得投资者理解,从而获得更好的活动效果。”上述盛大金禧千店贷负责人说。

“优惠活动不能太频繁,以此同时优质的借款项目要跟上,比如说,我们预计下个月会有优质标出现,那么,就在前一个月做活动,聚拢人气。”黄远里说。

吴松则认为,P2P行业的补贴和推广活动应该朝线下靠拢,因为网上推广成本已经变得越来越高,同时转化率却越来越低。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本报仅为引用,不做其他暗示)。

    整理:至尊宝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