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内财经>正文

韩学者:遗憾韩国未能尽早加入亚投行 错失成第二大股东良机

首先,我作为一名亚洲人,真心祝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成立,并热切期待亚投行能够为亚洲区域内的道路、通信、港湾等近现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自从习近平中国国家主席在2013年提出了倡议筹建负责亚洲范围内基础设施投资融资的银行以后,有许多国家都对这种计划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并于2014年10月由中国,印度等21个国家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约谅解备忘录,决定共同成立亚投行。

因为亚投行的成立背景中的一点就是中国要向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提出挑战,因此亚投行在成立之初就开始便受到了来自美国的牵制。但是2015年3月,自从英国作为第一个西方国家申请加入亚投行以后,先后有许多西方国家也开始冲破美国的限制,参加到亚投行当中。

而韩国政府则在中国政府通报亚投行创始国申请结束的前五天,也就是上个月(3月)26日正式对外宣布决定参与亚投行,希望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并通过信函方式将申请提交到中方。

对此,韩国企划财政部的官员表示:“亚投行将是韩国以创始成员国身份参与的国际金融机构,韩国需要在国际社会积极发挥与本国经济地位相应的作用,而亚投行将成为韩国拓展金融外交领域的重要手段。”

韩学者:遗憾韩国未能尽早加入亚投行 错失成第二大股东良机

释放三大红利

首先,韩国加入亚投行以后将给韩国经济发展带来非常明显的“红利”。在现有的国际金融组织和体系之下,相比于韩国的经济发展水平,韩国的股份非常微弱。而本次韩国是以创始成员身份加入到亚投行,如果韩国能够在亚投行中获得较大的股份,则对于韩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提高非常有利。另外,中国作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通过亚投行的平台,可以增加与中国在经贸关系上的互信关系,增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在韩国内人民币结算业务的开展等有利于中韩两国经贸关系的业务上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另外,亚投行设立的主要目的是支持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发展亚洲的经济状况。韩国可以通过亚投行的平台,利用韩国企业自身的技术及资金优势,将在获得亚洲区域内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订单当中,获取更加有利的地位。特别是对于最近不太景气的韩国经济而言,参与亚投行实际上是为企业参与分享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超级蛋糕打开便利大门。

亚投行对于韩国的作用不仅是局限于韩国企业“走出去”,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如果在韩朝统一后,将会产生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另外韩国自身在一些新城的开发过程中也对于基础设施有一定需求。通过亚投行的平台,韩国也可以从中获取一些帮助。

最后,加入亚投行与近期中韩自贸区的签订,人民币直接交易市场的开放相连接起来,将会对中韩两国经济合作与韩国经济的风险分担起到巨大的帮助。

韩国有自身顾虑

韩学者:遗憾韩国未能尽早加入亚投行 错失成第二大股东良机

显然,亚投行的加入对于韩国经济的利处是非常明显的。但是,事实上韩国一直在犹豫加入亚投行也是有它的一些不可避免要考虑的情况。

首先,韩国在加入亚投行的过程中,为了占有更大的股份,势必将会使韩国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这将会对现在韩国并不宽裕的财政带来一定的影响。虽然这种影响的范围有限,但也会使韩国政府有一些顾虑。

相反,如果是在亚投行的成立过程中,中国占有过多的股份,则会直接导致韩国的股份下降,韩国“抢末班车”加入亚投行也会变得意义有限。

另外,因为安保上的原因,韩国现在与美国维持着高层次的同盟关系。毕竟现在的美国,是不希望现有以美国为主的国际金融秩序的变化。

韩国政府本次参与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被认为是从国家利益,特别是从经济方面利益的考虑。一直以来,自从韩国接受了来自中国的参与亚投行的邀请以后,韩国政府一直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中国作为韩国最大的经贸伙伴,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显得非常有必要,韩国政府在多次公开肯定亚投行的简历,称对于亚投行将对韩国的经济以及亚洲地区的发展起到关键作用。但另一方面,美国方面以“亚投行运营缺乏透明性”为由向韩国韩国施压。一直以来,美国对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投资结构和运营方式表示忧虑,公开向中国施压。但是,自从3月以来,被称为美国的盟友的欧洲国家们相继突破牵制,宣布加入亚投行,整个国际氛围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对此,韩国政府的相关人士于3月27日强调:韩国将会享受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的待遇。并且表示:韩国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以后,现阶段的目标是获得一份与韩国的经济地位和能力相符合范围内的最大股份。

这位人士还预测:中国的股份能够过半只是在参加国家比较少的时候才会实现,而现阶段已经有36个国家及地区宣布加入亚投行,另外还有好几个国家正在考虑是否要加入的情况下,为了保持公正性,中国的股份最后将远低于50%。

另外,中国政府多次公开强调将亚投行的运营对向全球标准。韩国政府的相关人士也透露:“我们和美国方面保持协商机制,并向美国说明韩国加入亚投行的必要性与透明性。”,“我们最终决定赶在‘末班车’之前先加入亚投行,作为创始成员国,获得更多的股份,努力通过协商,最大程度贯彻韩国的国家利益。”

遗憾错失第二大股东良机

韩学者:遗憾韩国未能尽早加入亚投行 错失成第二大股东良机

根据现在公开的相关安排,中国作为创始成员国,有可能会在新成立的亚投行中占有近一半的股份,除了中国和印度两个比较大的经济体,其他国家余下的股份将在30%左右。而根据国际惯例,国际金融组织中的股份根据GDP和出资金额等方面决定股份的大小。

其他剩下的创始会员国当中,GDP规模排序分别是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和韩国。虽然最终的股份安排,很多还会取决于出资金额,但现在韩国政府当局和经济专家预计韩国的股份比例会在5%左右。但是考虑到韩国现在在亚洲开发银行(ADB)当中的股份比例是5.06%,而亚投行是韩国第一次作为创始成员国参与到国际金融组织中,因此韩国有一部分人非常期待能够获得6%以上的股份比例。

但是,我们要考虑到一个问题。韩国虽然经济上对于中国的依靠程度非常高,可是韩国一直犹豫在中美间左顾右盼,等到几乎亚投行“报名”马上结束,韩国政府终于做出了决定。如果韩国能更早一点表明加入之意,就能在亚投行份额分配等方面占据有利地位,韩国决定加入亚投行迟了,失去成为第二大股东的机会。

而且,韩国宣布加入亚投行,作为韩国第一次加入到由中国主导的新型国际秩序,势必将会受到来自美国在安保方面的压力,例如美国会作为容忍韩国加入亚投行的代价,要求韩国接受布置美国的THAAD(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等等。

另外,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亚投行的总裁很有可能由来自中国的人士担任,而副总裁的数量虽然没有决定,但现在韩国政府的立场是希望亚投行的几位副总裁中能够给韩国人士一个位子。

关注内部话语权

韩国加入到亚投行以后,作为“亚洲四小龙”的成员以及亚洲较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加入到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以后,中国的亚投行不仅是在亚洲的影响力会提高,作为亚洲内美国的同盟国家之一,对于西方世界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震慑力。并且通过亚投行的发展,间接地看出来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号召力和经济实力不断提高。另外,亚投行作为第一个由中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能够按照中国的方式组织运营这个组织,所以中国通过这个机构,可以为中国近期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圈,建设道路和交通方面的基础设施提供一定的支持。

另外,通过亚投行针对亚洲地区的贷款和投资,考虑到亚州境内的国家多由新兴发展中国家组成,中国可以借机与这些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提高中国在地区内的影响力。

就像众所周知一样,现有的国际金融组织,例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都是美国或其同盟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而中国通过建立亚投行,来挑战并且重组国际金融秩序。

另外,通过加入亚投行,中国可以将欧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打造成同一个市场,在这个市场内,持有资金或技术的一方可以向对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有需求的地区提供相关的协助,最后达成共赢。

最后,中国可以通过亚投行,加强与中国企业的贸易的过程中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但是,亚投行加入后的中国也将面临一系列的课题和挑战。例如,如果将亚投行的组成结构过于偏向中国设计,或者将中国的股份过度扩大,将会面临其他成员国的挑战和反对。而亚投行也可能将向美国-日本同盟提供一个“假想敌”以及反对中国的同盟存在的基础。

另外,如果中国在通过亚投行重组国际金融秩序的过程中与世界银行、IMF等其他组织发生冲突,则会使中国乃至周边地区的经济带来不好的影响。

而且,现有针对亚洲的地区性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资本金是1650亿美金,如果亚投行无法将规模扩大到亚洲开放银行的水平,则会导致亚投行的“存在感”急剧降低,最后无法完成其本身的使命,并且还会影响到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在对于亚投行的问题上,反对声音最强的是美国和日本,其一直以“亚投行”没有确保运营的透明性为由,反对亚投行的成立。但是中国对于这种质疑进行了积极的对应。

例如,中国政府明确表示,中国即便占多少股份,也不会行驶否决权。通过这种方面,中国旨在强调亚投行运营的公正、客观和透明性,以此确保了更多的成员国。而美国主导的IMF(国际货币基金)中,美国的股份不到20%,却正在行驶否决权,这受到了很多新兴发达国家的反对。

在现阶段欧美国家以及与美国结盟的其他国家纷纷投入亚投行的怀抱,就连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也表示将于亚投行积极谋求合作的消息传出以后,美国和日本这两个既有金融体制的支持者也开始犹豫是否要参加亚投行。而现在既然美国要完全封锁亚投行的想法已经彻底破产,那么现在的课题应该变成了在积极参与谋求共同利益的同时,如何才能不使亚投行成为中国的“外交工具”,而不是还在一味地否定拒绝亚投行。

不仅是韩国,很多国家在加入了亚投行以后,作为创始成员国,都在关注股份的分配和运营的透明性,这两点直接取决了各个国家在亚投行内部的话语权。

对此,此时此刻的韩国需要突出亚投行与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差异性,使亚投行这种新兴的金融体制能够在韩国“软着陆”。

在亚投行当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将会是中国,而哪个国家能够代表中国的立场,代替中国表达一些意见将会是决定副总裁人选的重要标准之一。

而关于亚投行的成员结构,现在很有可能将会以非常任理事的方式出现,但是也有部分外国专家认为必须要通过常任理事国来牵制由中国代表的理事会的运营。

本次亚投行的成立,对于与中国经贸关系深厚的韩国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也是挑战。如何来面临这个机会和挑战并存的环境,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将会是韩国面临的全新挑战。

    整理:至尊宝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