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麦肯锡:中国债务总额七年翻两番

麦肯锡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债务总额7年之间翻了两番,从2007年的45万亿人民币(约7万亿美元)上升到了2014年中期的172万亿人民币(约28万亿美元);债务总额达到GDP的282%,略高于美国和德国。麦肯锡认为,中国目前的债务情况值得警觉,但可以加以控制。

“即使按照发展中国家的标准,中国的家庭及政府债务都处于较低水平。债务高的,其实是非金融企业。”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董事SusanLund强调,“中国企业债务对GDP比例为125%,处于世界较高水平。”

报告认为,中国应该密切关注三大债务风险:首先,居民、非金融类企业和政府的债务约有一半同房地产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关联。总体来说,虽然中国家庭的抵押贷款债务并没有过度扩张,但深远持久的楼市低迷可能对建筑业的影响巨大,因为它占据GDP的15%,包括成千上万的小公司,而它们将无力偿还债务。

数据显示,中国房地产行业开始降温,中国40个城市的住房交易额在过去十年增速超过25%,不过这一增速已经开始下滑,2013年4月至2014年12月间整体下降了18%。

其次,麦肯锡还认为,中国约有1/3的未偿付债务是由透明度低的影子银行体系提供的。这些不受监管的非银行贷款者从寻求高回报的富裕投资者手中筹集资金,并放贷给房地产公司及那些没有资格获得银行贷款的公司。影子银行不仅在房地产行业高度集中,其承销的质量也不明朗,影子银行的风险敞口也不够清晰。

《第一财经日报》从麦肯锡获得的数据显示,到2014年第二季度,影子银行机构放出的贷款达到了6.5万亿美元,相当于居民、非金融类企业和政府未偿还贷款总额的30%。大多数贷款的去向都是房地产行业。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主要包括四大信贷来源:理财产品、委托贷款、信托贷款、融资公司和非正式贷款。

至于第三类风险则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借贷的快速增长。

麦肯锡报告认为,由于中国迅速的城市化及地方政府增收渠道的限制,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其中,约1.7万亿美元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欠,主要为表外业务,用于基础设施、社会住房、及其他类型建筑的投资。其中一些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务仍然是个问题:2014年开展的地方政府财务审计发现,近期新增贷款中有超过20%用于偿还旧债,而债务偿付资金有40%来自于土地出让。

如果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无法偿还贷款,整个银行系统都将蒙受损失。据麦肯锡数据,国家开发银行是地方融资平台最大的债权人,总计发放了6000亿美元的贷款。四大行一共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放了约3000亿美元的贷款。城市商业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了6000亿美元的贷款。其余的资金均来自影子银行系统。

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随着房地产市场增长减速,这些表外融资实体存在违约风险。

“中国决策者已经意识到不可持续的债务带来的风险,并正采取措施减小这种风险。”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资深董事华强森(JonathanWoetzel)说,“如为减少对土地销售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依赖,中央政府允许城市发行有限的市政债券。国家也改变了地方政府的激励措施,更多强调可持续经济发展、和谐社会和环境保护,减少市政府的压力,无需建造过多的成本高昂的基础设施。在影子银行上,政府实施了更完善的信托公司产品营销规定。”

“除此之外,对中国有益的改革措施还包括加强放贷机构的透明度和风险管理,改善房地产行业数据,建立统一、清晰的破产流程以处置不良债务。最后,增加投资的选择种类将会减少对于高风险影子银行工具的需求,提供房地产行业之外的投资渠道。”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中国区副院长成政珉(JeongminSeong)认为。

除中国外,麦肯锡还考察了全球其他46个国家,其中发达经济体22个,发展中经济体24个。发现从总体来看,大多数国家债务相对GDP的比例都已高于金融危机前水平,自2007年上升17个百分点,总额增加了57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麦肯锡还认为,令人欣慰的是,金融部门已经开始去杠杆化,许多风险最大的影子银行形式已在逐步淡出市场。但总体而言,尽管全世界都遭遇了金融危机之痛,各国的债务水平仍旧达到新高。这就要求采用全新的方法降低债务危机的风险,修复债务危机造成的破坏,同时构建稳健的金融体系,为企业和经济增长提供资金,避免让破坏力巨大的繁荣—萧条循环重演。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