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美国经济复苏对全球意味着什么?

当前,美国经济“一枝独秀”,这能否驱动全球经济?随着美联储加息日益渐进,这又对世界是福是祸?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预测,2015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3.6%,高于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也是唯一一个获得增速上调的国家。

对此,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的量化宽松(QE)是非常规政策,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试验,它成功地稳定了美国经济,但这戏只唱了一半,而后大量投放的货币要怎么回收?回收后又会否对世界造成冲击?这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试验过的,因此我们必须十分关注,且QE在欧洲、日本还远未成功。”

而对于美国加息政策,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表示,“美联储释放的加息信号明确,动作较为小心谨慎,仍然比较耐心,因此并不会对中国构成很大威胁。”同时,他也提及了美联储加息的积极面,“如果美国会加息,表明美国经济终于经过这么多年,从本轮金融危机以后进入了比较有实质性的复苏,对全球经济也是一个好的信号,所以方方面面都应该考虑到。”

今年中后期加息概率大

3月19日,美联储公布议息会议纪要时,删除了“对货币政策恢复正常化应有耐心”的措辞,这一度引起各界对于加息预期的升温。当年美联储在2004年5月时曾放弃了“耐心”的字眼,紧跟着到了2004年6月30日,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便在议息会议上宣布,将短期利率由1%提高25个基点至1.25%。

不过,美联储主席耶伦的措辞仍维持鸽派风格,称删除“耐心”并不代表已经决定加息时点,不过也不排除在6月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这一度使市场迷茫。再加之上周非农就业数据惨遭“滑铁卢”,各界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有所推迟。

4月9日,美联储于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多数委员认为应在2015年前加息,且根据美联储点阵图(dot plot)和各界分析师预测,在6、7、9月的三次会议加息的可能性最大。

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Jon Hilsenrath认为,3月会议虽然移除了“耐心”措辞为6月加息开启大门,但纪要表明在实际行动上联储官员仍存在分歧,官员忧虑能源价格低迷与强势美元拖累通胀。3月会议纪还显示美联储会上讨论了暂时解除隔夜逆回购工具的上限3000亿美元,该工具将令美联储在开启加息周期时加强联储对联邦基金利率的把控,为加息做准备。

然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 World Markets)分析师Avery Shenfeld指出, 3月份会议纪要要比一些观察人士预期的鹰派,并且为美联储在6月、7月、9月份升息敞开了大门,这也取决于美国经济在二季度的表现。

强美元周期对全球是福是祸?

随着美国复苏提速、加息预期升温,美元指数更是在3月一度突破100点,这不禁引发新兴市场的恐慌。

回顾2013年6月19日,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议息会后的表态引发市场对QE提前退出的担忧,全球资本市场随即作出剧烈反映。美元指数6月18日读数还在80.67,19日即上升至81.31。

此后,美元指数一路上行,短短16个交易日内,上升幅度达4.9%。国际资本在此期间从新兴经济体大举撤离,韩元等新兴经济货币贬值压力上升。风波远未结束,8月20日,继印度卢比兑美元下跌至63.2的历史新低后,印尼盾也暴跌至4年新低,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最多时跌幅达到5.6%,引发市场担忧。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经济体危机爆发的时点不是美国加息的初期,往往是加息的末期甚至更滞后。历史数据显示,拉美债务危机和阿根廷危机分别爆发在美联储上一轮开始加息后的第5年和第2年。

此外,什么样的经济体最危险?招商宏观分析显示,历史上看,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过程中最为脆弱的经济体具有三个特征:一是汇率制度僵化和盲目开放资本项目;二是杠杆率高,外债比率高的国家脆弱性更强,但内债率高同样不容忽视;三是债务期限结构不合理,短期债务比重过高。

不过不能忽视的是,同欧洲央行推出QE对改善市场风险偏好和推动跨境资金流入新兴经济体也可能有实际效果。此前,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跨境资金流动情况都有所改善。

中国会否出现资本外流?

当美元走强之时,无法避免的就是新兴市场资本外流问题。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的影响如何?中国资本账户开放进程是否应该在此时加速推进?

余永定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富人财富转移是过早推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一大潜在风险。因为中国贫富差距较大,储蓄率又高,且民众情绪易变,因此一旦判断国内形势有变,就会迅速转资产,而富人可能转移的潜在巨额资产可能对中国经济造成冲击。”

不过,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表示要明确区分“资金流出”和“资金外逃”的概念。 “从中国现在的情况来讲,这(热钱)并不是很厉害。世界上有一些其他的国家资本外逃是由于对本国的环境丧失了信心,认为财富没有保障,所以资本外逃。中国也有这种现象,但是与正常的投资贸易相比,这个数量也不是很大。”

此外,由于美元持续走强、人民币汇率弱势,中国外汇占款持续下行,但中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表示,这并不完全代表资金外流,“美元存款增得这么多是‘藏汇于民’的好现象,同时观察到,最近这半年来,外币贷款增速放缓,这继续带来企业和居民资产配置的变化。

同时,招商宏观也指出中国当前的问题,如中国存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缺乏弹性、国内债务比例过高两个问题。因此,未来3年必须正视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威胁。当然,中国重视吸取东南亚金融危机教训,逐步放开资本项目管制,构建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池子”机制,严格控制外债规模。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