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 >正文

IMF份额改革再冲刺 中国第三大份额国地位可期?

由美欧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诞生于二战后,当前全球格局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兴经济体在IMF中的份额理应有所提高。然而,IMF的2010年份额改革却由于美国国会的阻拦迟迟不得通过。究竟改革将何去何从?今年又是否会推行绕过美国的B计划?本次IMF与世界银行春季年会料将为份额改革再做冲刺。

这项改革意义深远,尤其对中国而言:超过6%的份额将从代表性过高的成员国转移到代表性不足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而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大幅上升至6.390%,跃身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IMF第三大份额国,标志着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全球话语权的显著提升。

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国会无法通过,我们必须要寻求其他替代方案,这点奥巴马总统本人也表示支持。即便我们不能直接解决问题,我们至少要进一步靠近解决方案。”此外,也有专家近期向本报记者透露,拉加德曾与之交流过可行的两种绕过美国的B计划,并可能会在今年推行。

份额改革后中国将成第三大份额国

2010年12月15日,IMF最高决策机构理事会批准了关于IMF份额和治理改革的方案,并完成了第14次份额总检查。改革方案将涉及修正IMF协定,并需要占总投票权85%的五分之三的成员国接受。

一经成员国批准和实施,这项改革将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不仅总份额将增加一倍,份额比重也将被大幅调整,以更好地反映IMF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权重的变化。

份额以IMF的记账单位特别提款权(SDR)计值。IMF最大的成员国是美国,目前其份额为421亿特别提款权(约合640亿美元),最小的成员国是图瓦卢,目前其份额为180万特别提款权(约合270万美元)。

而新一轮改革(即第14次份额总检查)将会带来意义深远的变化:一方面,IMF份额将翻番,从约2384亿SDR增加到约4768亿SDR(按目前汇率约合7200亿美元);另一方面,超过6%的份额将从代表性过高的成员国转移到代表性不足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

改革后,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994%大幅上升至6.390%,跃身为IMF第三大份额国,比第二位的日本(6.461%)仅低0.071个百分点,而美国依然是第一位(17.398%)。金砖四国(巴西、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将全部跻身IMF份额最高的十大成员国之列。

按照改革后的最新份额比重,IMF十大成员国将依次分别为美国、日本、中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印度、俄罗斯和巴西。

此外,最贫穷国家的份额和投票权比重将被维持。这些国家是符合低收入“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资格的成员国,它们的人均收入在2008年低于1135美元——国际开发协会(IDA)设定的上限,或对于小国而言,低于该数额的两倍。

为何份额如此重要?首先,份额认缴(份额比重)。成员国认缴的份额决定了其向IMF提供资金的最高限额。成员国在加入IMF时必须全额缴纳份额:25%必须以特别提款权或广泛接受的货币(如美元、欧元、日元或英镑)缴付,其余以成员国本币缴付。

其次,投票权(投票权比重)。份额基本上决定了成员国在IMF决策中的投票权。IMF每个成员国的投票权由基本票加上每10万特别提款权的份额增加的一票构成。

第三,获得贷款。成员国可从IMF获得的融资数额(贷款限额)以其份额为基础。例如,在备用和中期安排下,成员国每年可以借入份额200%以内的资金,累计最多为份额的600%。然而,特殊情况下的贷款限额可能更高。

IMF理事会通常每隔五年会进行一次份额总检查。份额的任何变化必须经85%的总投票权批准,并需要113个成员签字认可,而一个成员国的份额未经本国同意不得改变。

份额公式改革亦是关键

根据IMF的计划,第14次份额总检查是基于现行份额公式不变为前提进行的改革,而IMF的份额公式是该组织评估一个成员国相对地位的指导原则。因此,理解公式是理解IMF份额向新兴市场转移的基础。

IMF秘书长林建海此前对本报记者表示,“份额和公式改革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应该联合起来考虑,因为公式中也涉及到新一轮改革的某些方面。”

具体来说,现行的份额公式是包括以下变量的加权平均值:GDP(权重为50%)、开放度(主要是衡量经常项目收支总和)(30%)、经济波动性(经常项目收入和资本净流动的波动度)(15%),以及国际储备(5%)。这里的GDP是以市场汇率计算的GDP(权重为60%)和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GDP(权重为40%)的混合变量。公式还包括一个“压缩因子”(0.95%),用来缩小成员国计算份额的离散程度。

因此,尽管中国的GDP规模已经超过日本,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由于GDP权重仅占份额公式的一半,中国并不能立刻成为份额第二大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3月,IMF执行董事会对份额公式改革进行了首次正式讨论,强调需要就一个“更能反映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地位”的份额公式达成协议,并在2014年4月的IMF春季年会上重申了在2013年1月前完成全面重估的承诺。

IMF目前的份额公式改革讨论是基于其工作人员的研究报告进行的。根据IMF于10月9日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董事会重申,GDP应该继续在份额公式中拥有最大权重。其中,“很多”董事呼吁增加GDP权重,“几位”董事仍然偏好只有GDP变量的公式,但有“几位”董事不愿增加GDP权重,尤其是相对开放度这一变量。

美国国会仍对改革“亮红灯”

尽管外界对改革热议多时,但美国国会的反对成了目前无法跨越的大山。当时,IMF董事会承诺将在2012年IMF秋季年会前落实2010年改革,然而未果;2014年11月,拉加德又承诺,2015年1月将是通过改革的最后期限,但美国国会仍未“点头”,一转眼已到了4月。

“奥巴马执政的民主党其实批准了份额改革,但是由于国会(由共和党执掌)的再三阻拦,改革始终无法推行。国会可能不希望让通过改革成为民主党的政绩,因此很可能要等到共和党人接任总统,或民主党夺回国会控制权。”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研究所研究员欧永鸣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IMF规定要求85%的总投票,而美国又独占超过17%的最大份额,等同于拥有“一票否决权”,且处于大选周期的美国很难将注意力集中于改革之上,因此中国在内的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对此颇为担忧。

“金融权力的重新分配最终取决于国际政治角力。”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此前表示。

对此,拉加德也表示IMF从未放弃努力。“当前,中国经济体量不断增长,而非缩小,因此中国所拥有份额应该与经济体量匹配。我们需要不断坚持推进改革,永不放弃。”

此外,当被问及这一目标何时能够实现?拉加德表示,“我们在合适的时间自然会实现这一目标,我不会预先设定时点,因为我们要确保改革圆满落实,而非在所谓的截止日期前中途收尾。”

其实,当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受到中西方各国的追捧,也体现出各国对于美国主导的全球格局的不满,以及对于中国经济实力的认可。

近期,已经有专家向本报记者透露了关于B计划的具体操作方案,预计在本次春季年会后将逐步浮出水面。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