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高利贷奇葩事(下)

炫富姑娘出门爱换名牌包算是司空见惯,但闺蜜里有一位出门能换名牌车,前后见她四回,所驾豪车不重样。直到有日我们聊及理财话题,我才知道这四辆豪车背后的秘密。

这姑娘可没买这么多车。她不过是把钱投在了一家颇为知名的二手车商行做“理财”,所谓的固定收益分两档,月息2%或月息1.5%,选择后者则可以获得价款约等于投资款的车辆作为质押,当然也可以获得借贷期内车辆临时使用权——可不就换着车拉风。

在我们身边,总有一些乍看之下和高利贷无关的行业或人士,实际上在做着放钱吃息的生意。“愉见财经”专栏“高利贷奇葩事”上两集中的主角孙姐就明里干着担保公司、暗里放着高利贷,而借“保证金”名头对客户贷款雁过拔毛,几已成为民营担保行业的游戏潜规则。

本期中,能又给闺蜜利息又给车的二手车商,也是个高利贷。而除此之外,材料贸易商、汽车4S店、房地产销售、支付行业里的POS收单外包商、拿得到银行贷款额度的上市公司或国企、开得了信用证的进出口公司,不少也“不务正业”地赚着资金利差。

有账期就意味着有资金占用并产生成本,有冗余信贷额度就意味着有寻租空间——特别是在市场资金面并不宽裕的这几年,“什么买卖都不如资金买卖赚头好。”一个做油品贸易的“老江湖”这样感慨。

请随本期“愉见财经”来“领略”一番“老高”们的生意经。

高利贷奇葩事(下)大跌眼镜:我们身边竟有那么多高利贷

“十万车借九万”

在上海生活,如果你稍加留心,就可能在你家信箱里的小广告纸上、书报亭门口地摊上、甚至餐厅洗手间的门背上看到这样六个大字:“十万车借九万”。

我曾仔细读过如此一则小广告上的附加小字:“首次2小时,再次10分钟;月率3%起,月息业内最低水平;7天起借,随借随还。”稍加总结便知,短、快、贵、靠车辆做抵来风控、比一般金融机构灵活但毫无监管(谁来管控其流动性风险),是这些灰色生意的生存方式。

通过闺蜜结识了二手车行马老板后,我了解了更多此间门道。马老板说,他们招揽的生意,多半还是满足借款人的“过桥垫资”需求,“在他下比贷款审批通过的前提下先行帮他垫付银行所欠资金”。

贷款必须已被银行审批通过——马老板显然具备审查客户确定还款来源的意识。“我们也会遇到有些想贷款的,感觉像是沾‘赌’或沾‘毒’的,这种人我们碰都不碰。”

除了挑客户,马老板也挑抵押物。“押的车行驶公里数不能太高,要车况好,最好是大牌(沪牌且非沪C)、最好是借款人自己的车。”本就精通二手车的马老板及其团队会给作为抵押品的车辆估价,所谓“十万车借九万”中的“十万”,指的是车辆折旧后市场价。

马老板这生意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有的典当行也做,有的民间资产管理公司也做,但我的抵押率高,月息3%绝对不算贵。”马老板对我说:“你可以去打听,很多地方会把你车价往下压很多,实际抵押率只有6、7折,手续费、车辆保管费用又收很多,算下来铁定高于月3%。”

把车扣下不算,马老板是要去车管所把车过户过来的,他与客户同时签订车辆买卖协议和限时回购协议,多少钱买就约定多少钱再卖,资金利息则是在马老板放款时就扣掉。比如估价100万的车押两个月,买卖和回购协议都将车作价90万,但客户实际到手84.6万。

有资产端就需匹配负债端。马老板的办法就是把押在他那里的车、尤其是那些客户已经违约赎回不了的车(但暂时还没被马老板卖掉),通过质押给债权人实现变现。这才有了上述闺蜜的“投”。

账期:资金占用生利息

说完二手车商说4S店。去年末到粤中地区调研民间金融生态,访谈某小贷公司老总,未料对方对小贷行业已经全然无兴致多谈,却对汽车4S店的新生意经颇有谈兴。

“4S店要打预付款给上游,打得越多他们给的结账就越低。假设打1000万一辆车上浮10个点卖的话,打5000万就上浮15个点卖了。”于是,颇有低成本融资渠道的小贷公司就去做4S店的生意。

而这名小贷公司老总一言以蔽之:“哪里有塑期(账期)哪里就有赚息空间。”

用账期玩高利贷,外行人见不着利息,因为全都藏匿在了“定价”里。

比如朋友圈中一名做二级代理的钢贸商,坦言近年来卖钢材本身早已不赚钱,就靠一点“下工差”图微利,他的主要利润来源,其实是做资金,给工程总包方垫资供货。在行业里,钢贸商垫资的均价是月息三分,但这利息可不会体现在哪张借款合同里,而是体现在不合理的钢材到期结算价格里。

其实,材料贸易商垫资,不过是盖个楼的基本资金游戏套路里稀松平常的一环。房企玩转资金链,从拿地开始就通过银行的夹层融资或信托途径贷款,等拿到地“四证“齐全后,房企会将土地证抵押后向银行申请土地开发贷,但麻烦的是这其中大量“新贷”要去还拿地时的“旧贷”,于是整个造楼环节中就充满了资金套嵌占用:建筑总包方要拿到项目就要垫资建设;材料供应商垫资供货;甚至当一些商业物业后续用于销售,则销售公司为了获得统包统销的折扣价,也需要在物业封顶前进行“垫资”,预打款数千万资金给房企——那所谓的“统包统销折扣价”,说白了就是资金的利息钱。

千万别以为只有房、车这样的大资金进出行业有账期玩头,事实上,有账期就有资金占用和可能的套利空间,小到我们平日在小店铺刷卡的POS机背后,都有高利贷的影子。

在POS收单代理商圈中,有一种二道清算的灰色地带盈利模式。二清POS机相当于机器有个“二房东”,实际拥有清算账户者是代理商,其到手资金后打上一两天时间差,再将资金划到小店铺、小商户的经营者手上。这种二清POS机的市场卖价一般比较便宜,不少商户贪图小便宜就装了。

这一两天的资金沉淀其实也是一个“账期”,在代理商处资金滚动入帐就相当于其长期占有了一笔资金,大规模布放二清机则使这一资金数额巨大。这是业内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不少POS代理商,也做资金拆放。

冗余信贷额度的寻租

“既然已经停止扩大再生产,为什么还要贷那么多款?”

“囤钱,卖掉。”

我至今清晰记得去年初的这段采访对话。当市场都普遍预期资金面将更为从紧时,一名河北廊坊的大企业老总有一个生动的用词:囤钱。

彼时,当从银行、当然也包括从尚不够发达的债市等处获得低成本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时,谁手里还有信贷额度,谁就有了资源,即便各行业普遍产能的收缩已经让一些企业不需要那么多融资。冗余的信贷,意味着“倒卖资金”赚差价的可能。

“供应链上下游,缺钱的需要我们帮忙的企业多得去了。”上述大企业老总说。

比这个模式再“高级”一点的,是甚至包括央企、大型国企在内的大企业商票签出,或许是无心受骗、或许是相关业务处室工作人员的有意“合谋”,与民营企业做做假贸易,就能套取银行资金,然后再投到高收益的地方,换取息差。

“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利用企业间信用级差输送利益’。”某银行上海分行高管曾经向我如是评价,在他看来这样的现象绝非个别。沪上明星企业春宇供应链之陨,原因之一也正是其背后的两大“合作”方大企业自身出了信用问题导致春宇手握的对方商票贴不掉。

说到这里穿插采访见闻奇葩事两则。早前调查过某市三大石油石化交易市场,结识闽籍油品贸易商一名。该人士表示小油贸商们赚几种钱,比如靠上下游资源做“调户”赚倒手差价,作为上游生产企业的逃税“工具”存在,以及颇为重要的一项:作为走账做大贸易量和流水的“壳”,以此获得银行融资。

油品贸易颇为“繁荣”的两年前,某市三大石油石化市场年交易金额共计近2000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上海期货交易所当年全年燃料油成交金额为47.4亿元。

第二则“奇葩事”,是在一场商务晚宴中,一名来自一家上市公司的业务人士,请在场其金融圈内密友替其物色一家有某农产品贸易背景的、符合银行授信要求的优质商贸公司。

“贸易的上下游都由我们处理, XX银行也已经谈好合作意向,贸易量上去以后就给他贷款,能够拿到8个点的资金(年化利率8%)。”我记得该名上市公司业务人士是这样说的:初拟方案一,如果这个“壳”自己有投资方向,可以以10个点向这家上市公司“买”走资金,而“壳”本身是贷款主体,上市公司不进行担保,因此其投资信用风险自负;初拟方案二,则是由上市公司挑选一个高于8%但相对风险可控的投资方案,双方平分“利差”收益。

高利贷的界定范畴是“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因此上文中的资金玩家中,并非每一位都算“高利贷”。

行业“劣胜优汰”

杂草长多了,庄稼就不再有充足的阳光、水分和无机盐,濒临灭亡。在一个原本以正常经营获取利润的行业里,资金玩家们多了,守规生意人就被挤占了生存空间。

事实上,“老高”们的结果往往都不够好,至少当经济快速发展大潮水落,他们太容易成为最先被抛到岸上的鱼。然而,其作茧又何止自缚?

以资金玩家福建籍钢贸商早年对市场的垄断为例,他们依赖的工具之一便是扭曲的价格机制——既然利润更多存在于“高利贷”里,那么做大贸易流量换取银行更多的授信才是第一要务。既然要尽快出货,打价格战是最好的办法。

油品贸易,能开信用证套利的PTA、融资锌、电解铜,太多的故事背后有相似的逻辑。

货币大投放那些狂欢岁月里,在贸易上的亏损总低于在高利贷和把钱投向房地产上的收益。不得不承认,彼时他们“爱拼才会赢”。

但问题是,本分进口贸易商只能靠进出货差价过活,必然在价格战中败北,失去客源,逐渐被挤出行业。或许就是在这样“劣胜优汰”的机制推动下,一些行业里“务正业”的人越来越少。

相关阅读:

高利贷奇葩事(上)孙姐跑路记:40万换美国L1签证跑全家

高利贷奇葩事(中)一个担保公司老总的资金“过山车”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