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际资讯>正文

当美国出现了假新闻

去年底一篇曾经震惊全美的校园轮奸案报道,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日被正式认定为是假新闻。这篇报道的刊登媒体——鼎鼎大名的《滚石》杂志,因未对单一信源进行求证而导致假新闻的出炉,声誉跌至谷底。

但是对此事做出独立调查的第三方机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则认为,值得忧虑的还远不止于此。

当美国出现了假新闻

假新闻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

这篇引起轩然大波的报道由《滚石》杂志一名记者撰写,并在去年11月发表,标题即为“校园强奸案”。此文一经刊出,全美一片哗然,引发了公众对校园性侵现象的强烈抗议。

在这篇报道中,记者引用了化名为杰姬(Jackie)的受害者大量口述。根据“杰姬”称,2012年9月28日,杰姬称在赶赴一个约会时去了名为Phi Kappa Psi的校园团体联谊会,随后在楼上一个卧室里遭到了轮奸。

记者塞布丽娜·吕班·厄黛莉(Sabrina Rubin Erdely)后来回忆称,她最早先和一名曾经的性侵案受害者艾米丽·伦达(Emily Renda)聊天,艾米丽称大学校园里各种联谊会中性侵案件频发,比如许多聚会上都有把受害者灌醉后进行侵害的现象。

和艾米丽的聊天激起了塞布丽娜的报道冲动,塞布丽娜认为有责任揭示下“现在的大学究竟已经堕落成什么样了……”也就是艾米丽,把后来随着报道名闻全美的“杰姬”介绍给了塞布丽娜。

在答应了塞布丽娜的访问要求后,“杰姬”生动地描绘了自己记忆中的“受侵害经历”:杰姬被一名三年级学生、学校游泳馆兼职救生员,带去参加一个名为“Phi Kappa Psi”的联谊会,在联谊会举办地楼上的一件黑屋子里。“杰姬”称在这个救生员的怂恿下被7个男生轮奸。

“杰姬”在形容这些细节时非常详尽,甚至透露了当时墙上挂钟上的时间。塞布丽娜在事后称,这让她采访时对受害者记忆如此详细产生了轻微的怀疑,但塞布丽娜已经先入为主地想象出了一桩典型的校园性侵案——受害者被侵害,学校出于名誉考虑拒绝为之伸张正义——“杰姬”的诉说符合了她对此类案件的全部想象。

于是塞布丽娜在报道中大幅单方面引用了“杰姬”的讲述,“杰姬”在故事中提到的另外三位朋友、“救生员”以及施暴团体“Phi Kappa Psi”均未作为信源出现。

但是当这篇报道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爆红后,许多介入跟踪报道的媒体迅速发现了蹊跷,《华盛顿邮报》率先披露了诸多可疑之处。比如“杰姬”的三位朋友均否认了报道中涉及他们和“杰姬”之间的谈话,而“Phi Kappa Psi”在杰姬说的当天根本没有展开任何一次聚会,也没有任何一位成员符合杰姬的描述。

弗吉尼亚州警方经过四个月的调查,也在上个月已经公布结论称,并没有发现实质性证据来证明《滚石》杂志在报道中声称存在的校园轮奸案。

众矢之的下,《滚石》杂志委托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作为独立第三方,对此报道的真实性做出调查。

哥大新闻学院的结果

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在上周日做出最后结论称,《滚石》杂志对弗吉尼亚大学“联谊会轮奸案”的报道,是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新闻失实”。

哥大的调查报告措辞严厉,对这篇报道展开了“尸检”式的分析,最后称《滚石》杂志在此篇报道的“撰写、编辑、采编把关和事实核查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出了错”。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这篇调查报告由学院教务主任希拉·科罗内尔(Sheila Coronel)、院长史蒂夫·科利(Steve Coll)、学院研究员德里克·克拉维茨(Derek Kravitz)和《华尔街日报》几位特约记者共同撰写。

哥大认为《滚石》杂志编辑并没有就文章中可能蕴藏的巨大事实风险来要求记者进行确认。“编辑未尽其职”,哥大调查报告称,“编辑就算坚持刊发这篇报道,也不应该在如此显要的位置来发布。”

美国出版界传奇人物——滚石杂志出版人简·温纳(Jann Wenner)也被哥大认为难辞其咎,出版人在阅读完该篇文章草稿后,把对文章把关的责任全部推给了《滚石》杂志执行总编威尔·丹纳(Will Dana)。

“丹纳本应该深入阅读此篇报道,指出其中在信源上的巨大瑕疵并要求得以更正”,报告说,然而结果是《滚石》整个新闻把关流程中的每一方都纵容了这篇文章的最后出炉。“滚石杂志甚至没有人去求证下信源提到的‘救生员’是否真的确有其人”,报告称。

在去年这篇失实报道被刊出后,一度引发了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对校园性侵的抗议游行,弗吉尼亚大学校长特瑞萨·沙利文( Teresa Sullivan)当时也暂停了六周的所有大学联谊会活动

哥大最新调查结果公布后,弗吉尼亚大学校长沙利文称失实报道对许多无辜人员和弗吉尼亚大学的声誉都造成了损害,校方称《滚石》这篇报道是“新闻伦理上的一次巨大失败”。

报道中所涉及的弗吉尼亚大学联谊团体Phi Kappa Psi自从报道公布后,就自动暂停了所有活动并与警方合作接受调查,在周日哥大调查报告公布后,这一联谊会表示将搜寻法律手段,来追究滚石杂志对其造成的巨大损害。

《滚石》杂志日前公布了一封由执行总编丹纳署名的“编辑按”,其中称哥大的调查报告读之“令人痛苦”。丹纳还称杂志已经正式撤回了这篇报道,并对所有读者、以及受报道影响的相关人员作出道歉。

报道撰写记者塞布丽娜也在一份公开声明里称,过去几个月是她人生中最为痛苦的时期,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调查报告无疑令她再次无地自容,塞布丽娜称她的错误在过于相信了单个信源。“我没有继续去向其他信源求证这个故事”。

丹纳也承认《滚石》杂志并未继续联络其他报道涉及人员来确认杰姬的控诉,记者出于对性侵受害者的同情相信并报道了听到的一切。

但是哥伦比亚大学并不认为根源在于《滚石》采编人员过于相信“杰姬”的受害者身份,出于同情和保护的目的才放任了这篇文章的出炉,而是整个采编团队在新闻生产机制的每一个环节出现了漏洞,才最终导致了这篇假新闻的产生。

哥大调查组并未提出《滚石》杂志需要辞退相关记者编辑来对此事负责,丹纳也表示相关记者和编辑将继续为《滚石》工作。

哥大认为此事的关键在于,无论是那些传统媒体还是时髦的新媒体,新闻编辑室们都到了需要重塑关于何为最佳新闻实践职业操守共识之时,尤其是涉及“坚守事实准线”这些古老新闻伦理议题之上,新闻从业者都需三思而后行。

哥大还建议未来写作中禁止使用化名、对负面消息做更多事实核查,并与多位信源进行事实确认。滚石杂志称其新闻采编流程整体上是坚实的,这次的失败是偶然,但未来将采取哥大所提出的这些建议。

“ombudsman”制度的褪色

这篇失实报道给《滚石》的声誉带来了极大影响。几十年前加州大学肄业生简·温纳创办《滚石》时,《滚石》还是一家“来自旧金山的摇滚小报”,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滚石》除了引领音乐潮流外,已经成为美国新闻业的先锋,网罗了一批杰出的社会议题记者。

《滚石》还受到过美国新闻界曾风行一时的“荒诞新闻学”影响。“荒诞新闻学”的创始人之一汤普森恰恰就是《滚石》的特约撰稿人,汤普森提出了全新的新闻写作方式,号召人们抛弃过去所坚持的客观的新闻报道立场,加入作者自己的主观观点,认为“只有发自作者所思所感、写得像小说一般的新闻报道才最有可能接近事实真相。”

“荒诞新闻学”盛行的时代早已过去,但近年来假新闻依然频繁见诸报端。最近一次闹出的美国报业假新闻是《纽约杂志》刊登的一则消息,称纽约一名17岁中学生平时利用“午饭时间”炒股,迄今已赚7200万美元。

消息在网上遭疯狂转载,多家美国知名媒体随后在显著版面转载或再行采编这名少年“股神”的人物消息,短时间内引起轰动。然而一天后这名少年主动承认,他捏造了这个“故事”,迫使《纽约杂志》周刊刊登公开道歉声明,承认编辑部核实新闻要素真实性的机制有缺陷。

除了《滚石》,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国声名卓著的大报都爆出过惊人的假新闻丑闻。比如美国新闻界曾发生过的一个编造新闻典型——《华盛顿邮报》女记者珍妮特·库克(Janet Cooke)在1981年曾报道过一个8岁的海洛因毒瘾儿童的故事,该报道因生动感人而获得普立策奖;但随后被揭出整篇报道全部都是编造的。

《纽约时报》则在2003年时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长达7500字的文章,自揭该报27岁的黑人记者布莱尔大肆编造独家新闻的老底。文章详细报道了布莱尔在36篇新闻稿中捏造、抄袭以及报道与事实有出入的行为。此事成为《纽约时报》创刊以来爆出的最大丑闻。

丑闻爆发后,除布莱尔本人辞职后,《纽约时报》总编与执行总编均宣布辞职。然而公众最难以理解的疑问依然是,《纽约时报》的编辑把关为何如此形同虚设?

美国大多数媒体及从业者的日常新闻实践主要依靠自律。如果一旦出现了问题,除了报社公开道歉和责任人引咎辞职外,并无一个管理传媒的官方机构来介入事件处理。所以一旦出现假新闻,公众需要一个解释时,往往只能依靠“美国职业记者协会”和“ 新闻评审员(Ombudsman)制度”来解决。

其中,“美国职业记者协会”主要是提供一套媒介道德规约作为参考,在针对具体某家媒体的某篇报道评判上,往往还要依赖“ 新闻评审员制度”。

新闻评审员是由新闻机构专门聘请的第三方独立监督人士,当争议发生时,由新闻评审员对原始新闻进行调查,决定报道是否准确、平衡,然后应当向新闻机构提出建议,弥补纰漏或澄清报道。新闻评审员存在的意义在于,是以“公民代表”的角色对新闻从业者实行监督批判并督促新闻机构问责。

并非每家新闻机构都有自己的新闻评审员,《纽约时报》在布莱尔丑闻爆发后才聘请的玛格丽特•沙利文( Margaret Sullivan)作为常设新闻评审员。《滚石》杂志此次涉嫌失实报道,就邀请了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作为临时的新闻评审员,最终为该报道做出评估并进行问责。

但是担当重要角色的“新闻评审员”制度正在美国逐渐褪色。两年前,《华盛顿邮报》的最后一位新闻评审员帕特里克·佩克斯顿(PatrickB.Pexton)公布辞职,《华盛顿邮报》此后未再继续聘请新的新闻评审员。

美国“新闻监督员组织”的执行董事杰弗里·德佛金(Jeffrey Dvorkin)称,当时听到帕特里克·佩克斯顿辞职的消息感觉像是“在胃上挨了一拳”,因为《华盛顿邮报》历来都是新闻监督员制度的主要践行者,自《路易斯维尔时报》和《信使报》首度在美国聘请了新闻监督员后,《华盛顿邮报》在上世纪70年代也开始了聘请新闻监督员的传统。

新闻监督员制度的没落并不难以理解,数字媒体已经几乎将传统新闻生产冲击地分崩离析,在大量裁减人员的大环境下,大部分报社没有余裕再去聘请额外的新闻监督员。

同时,传统新闻审查员制度的时间周期也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以往的惯例是审查员每周会对报纸做一次批评总结,但在数字时代,一篇有争议的新闻只要刚一刊出,就会由社交媒体在全国范围引爆。

与此同时,公众对媒体失信的担忧却在增长。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