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财经时评>正文

强改革才是中三角的最大优势

国务院日前批复同意《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下称《规划》)。这是贯彻落实长江经济带重大国家战略的重要举措,也是《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出台后国家批复的第一个跨区域城市群规划。伴随中部即将崛起的新增长极,市场也在预期未来成渝、中原、哈长等城市群成为现实。

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三大城市群日渐成熟之际,增加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呼声早已有之,中央政府日前的批复可谓顺应民心,更契合经济大势。何以言之?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前三大城市群尽管奋力挖潜,但转型升级的难度并不小。正因如此,中央把目光放到了中西部。

李克强总理在2013年8月和今年3月都曾说过:我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回旋余地在中西部。尤其是今年两会期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有巨大的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长江中游城市群的设立,不仅仅为中部崛起奠定基础,更为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开拓战略纵深。

不少学者对于长江中游城市群颇为看好,认为该区域承东启西、连南贯北,交通很发达,物产、水资源丰富,气候适宜、文化充盈。从区位而言,它们和沿海地区也是一衣带水,若产业布局按照梯度转移,中三角最具竞争优势。何况该地本就人口密集,自成市场,消费市场也大有空间。

这些优势当然明显,但是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区域竞争力并不是简单地一“群”就灵。长江中游城市群涉及三个省份,如何实现“1+1+1>3”才是未来最大的挑战。就目前而言,长江中游城市群缺乏龙头城市,它们的覆盖面略显不足。珠三角、长三角都有非常典型的龙头城市,其影响力在划定城市群之前就已通过市场之力辐射开来。

此外,中三角目前的产业发展方面结构相似、水平相近,竞争可能还甚于合作,未来三地如何协调发展,这才是挑战。另外,跨省之间人流、物流、资金流如何联动,降低行政区划的壁垒,也将是难题。当然,这并不是唱空中三角,相反,这种挑战可能促成长江中游城市群以更大的改革创新力度突破瓶颈,因为其中一些问题在京津冀、长三角等城市群里也没有解决好。

换言之,中三角没有龙头城市也未尝不是一种优势,这可能让三方能够平等协商处理事务,任何一个决策都不会特别利好一方、利空另一方。当下的区域发展规划,有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就是每个城市都不肯放下已有的产业,最后的结果就是竞争同质化,甚至形成恶性竞争、地方保护。

其实,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最大竞争力并不是原有优势的叠加,自然和区位特点早已经存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能直接挖掘的价值早已有市场之力尝试。所以,中三角必须另辟蹊径追赶前三大城市群,向改革要动力,巧借城市群设立的东风,在发展之初就解决掉一些妨碍成长的障碍。这就要求中三角城市放下各自身段,主动拆除各地的行政壁垒、加快审批流程等,推进群内城市之间的人财物流动,让市场来决定资源的优化配置。

能够用强改革的举措解决前几大城市群没能解决好的问题,这才是中西部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最大回旋余地的深层价值。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