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投行业务竞争加剧 多家外资行亚洲裁员

投行业务竞争加剧 多家外资行亚洲裁员

在亚洲投行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几家欢喜几家忧。

一边是中金出手豪爽,奖金高达48个月工资;另一边则是外资行开启新一轮裁员。最近加入裁员大军的是澳洲最大的银行之一麦格理,为保持盈利和增长,麦格理在亚太区大举裁员,据称近百人被裁。

消息人士透露,上周二,麦格理的亚太区投资银行业务约一半员工被裁,裁员范围涉及香港、新加坡、韩国、印度和日本,澳大利亚则幸免于难。麦格理香港发言人拒绝就此事进行评论。

“没有一个部门被关掉。”消息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并购、股权资本市场、债券资本市场等部门继续存在,在亚洲的布局仍将继续覆盖全部10个市场。

根据彭博数据,麦格理在亚洲的并购业务今年排名第21位,该行来自投行的利润由2008财年的29.2亿美元大跌90%至2014财年的2.8亿美元。除此之外,麦格理在亚洲(除中国内地外)的证券销售业务也非常不理想,第一季该行的证券销售量破了3年的新低,仅达到230亿美元。

亚洲区一再缩减

在这场裁员风波中离开的高管包括2009年离开苏格兰皇家银行加入麦格理,担任其亚洲区并购主管的Richard Griffiths,此外,加入麦格理不到1年的亚洲区主管Jeremy Wernert也在风波中离职。据了解,此次香港被裁的职员中有不少中籍雇员,房地产、自然资源等行业均有雇员被裁。

“这和过去一段时间资本市场不理想有关,投行的佣金收入等受到影响。”中国银盛财富管理首席策略师郭家耀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类投行的营运成本不低,一两年内未见成效,就需要做出相应调整。

在香港资本市场,麦格理属于相对低调的投行,在IPO领域也并不活跃。截至2014年9月的半年内,亚洲区(不包括澳大利亚)为麦格理贡献收入4.19亿澳元,较2014年3月止的半年内收入下降25%。

尽管根植于澳大利亚,但距离总部最近的亚洲区实际上是麦格理最小的市场,与美国和欧洲、中东及非洲市场相比,其收入贡献占比最低,仅占全部收入的10%,美国和澳大利亚市场的收入分别是亚洲区收入的3倍和3.5倍。

去年,二级市场交易活跃度降低,也给麦格理带来冲击。证券业务的佣金收入在上半年和下半年分布降低14%和8%,截至去年9月底的半年内,净利息及交易收入同比下降10%至1.13亿澳元,一个主要原因是香港和泰国市场对窝轮产品的需求降低。

早在2011年11月,麦格理就曾在刚刚扩张一年的证券衍生品交易部门进行裁员,去年则彻底关闭亚洲区的零售股权结构产品业务。

投行亚洲裁员潮

在麦格理出现巨大裁员风暴后,另有消息人士透露,汇丰投行内部也传出裁员消息,由于其投资银行业务生意不景气,未能给公司带来预期利润,在3月派发年度奖金后,该行决定裁员以缩减成本。汇丰此次裁员主要拿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部开刀,包括股票分析员、股票市场部及债券市场部的职员。

除此之外,美银美林等外资银行的投行部门都传出了部分裁员的消息。就在3月初,也有消息称,高盛在新加坡的投行部门也将裁员30%,苏格兰皇家银行将在美国和亚洲大幅裁员1.4万人,即相当于总员工数的10%,其中投行部门首当其冲。

实际上,步入2015年以来,亚洲的投资银行业务就一直面临各种挑战。今年1月,渣打银行宣布结束全球投资银行业务,受影响人数多达200人,其中一半来自香港。而被裁的员工尽管获得较佳的赔偿,但在其他外资投行纷纷裁员的情况下,有部分被裁员工只有转战到中资行,如海通国际(00665.HK)等。

“从表面上看,市场整体表现还过得去,但现在投行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多个投行争夺一个IPO项目,每家分到的佣金都更少。”郭家耀表示,越来越多的项目并非按融资规模计算佣金,每间投行为客带来多少投资者成为更重要的衡量因素。

另一方面,自从沪港通开通以来,外资投行的竞争力也远不如前,无论新股上市、配售上板、甚至是股票交易都被拥有丰厚资源的中资行抢占了风头。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