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内财经>正文

木门之都的烦恼:人才引进贵了一倍还不止

“这里的人不讲究吃穿,不喜欢赌博,不喜欢消费。”汤伟这样描述他的家乡,“没有一个家庭里是没人做生意的。这里的人只要有钱就会创业。”

这里是江山,地处浙闽赣三省交界的小县城,由衢州市管辖的县级市。

汤伟是江山市经信局副局长。在他的眼里,江山人爱创业、不爱赌博和娱乐是别人学不走的好习惯。他说,这里的人最喜欢的花钱方式还是继续投入企业或工厂,要不然就是买房买车以做投资。

地处浙西的江山没有挤进全国百强县,但被列入了浙江省工业强市建设试点。2014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022元的江山,拥有着衢州各县市最多的豪车保有量,城镇人均住房面积约35平方米。2014年,当地的个人存款总数达193亿元,比上一年增加了28亿。根据2013年的统计年鉴,江山市的生产总值在衢州市各县市的排名从1949年~2012年这60多年间始终名列第一位。

木门之都的烦恼:人才引进贵了一倍还不止

江山人的专长就是创业。当地有着难以统计的“夫妻店”,夫妻搭档、全家出动,从几十万元营业额的小作坊到上亿规模的中小企业,构成了江山独特的经商圈。

根据江山市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江山市的三次产业比例为:8.4∶55.7∶35.9。工业真正占据了“半壁江山”。

汤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江山市的主导产业为输配电和照明电器,传统产业为建材与精细化工,特色产业则为门业和消防器材,“除了拉萨和极少数县市,全国各地都有销售消防器材的江山人”。

“木门之都”、“水泥之乡”、“蜜蜂之乡”、“猕猴桃之乡”,从这些称呼中亦可管窥江山当地产业的特点。

根据江山市经信委给出的数据,当地共有企业3242家,82%以上为民企,10亿元以上的工业企业有2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约300家。在大部分传统产业平平度过的2014年,木门业同比增长超40%。由于当地周边的木材资源,木门业在当地成为特色产业,产业链趋于完整。

在产业转型的浪潮中,这座“全民创业”的小县城正在努力从传统的产业中寻找一切可能创新的契机。

高铁:红利如何更好利用

高铁通了,契机来了。

“欢迎您乘坐世界自然遗产——江山江郎山号列车。”江山市政府投入200多万元的高铁冠名,让这个全国唯一开通进京高铁以及唯一始发7趟前往上海、南京、合肥、徐州等城市高铁的县城名声在外。

2014年12月,高铁的开通让江山市从此迈进长三角3小时经济圈。在此之前,江山更像是一个埋头苦干、闷声发财的生意人。

人们赚到了钱后,除了在当地继续投资创业外,也会到衢州市区、杭州和上海等地买房或做其他投资。“江山人很喜欢在外地买房,好几个小区叫江山小区。”汤伟说的外地,包括衢州、杭州和上海等,而叫做江山小区的原因则是那里太多的业主是江山人。

这是一个资金流出比流入更多的小县城。因为企业结构的缘故,资金流动特别活跃,当地也由此聚齐了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它曾经历过超过50亿、席卷约5万人的民间借贷风波,也正在经受传统产业转型的阵痛。

庆幸的是,高铁载上了小县城,也为当地人打开了通往都市和世界的大门。同城效应扩大了小县城人的活动半径,江山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更频繁地向外寻找机会。他们相信,高铁通到哪儿,生意就可以做到哪儿。

早在高铁开通前的几个月,江山市统计局就向衢州市政府提交了一份名为《“高铁时代”即将来临,我们该做什么?》的报告,提出了五个忧虑:旅游业能否借“势”待发?物流业能否借“道”嬗变?人才能否借“智”汇聚?工业经济能否借“速”升级?城市规划能否借“力”布局?

在江山市统计局副局长杨耀龙看来,在新常态和高铁时代,如果不奋起直追,江山就有可能过难得的机会。而高铁开通带来财富和人才通畅的同时,也可能给当地产业带来冲击。因此,如何将高铁优势转化成当地的区域优势是一大考验。

根据上述报告,迎接“高铁时代”江山市最需要做的事包括:整合旅游资源,打造特色产品;提升城市品位,打好生态牌、宜居牌和创业牌来吸聚人流;优化产业布局,转变招商观念等。

创新的动力来自于创业的追求。为了抓住高铁开通的机遇,江山市实施了旅游“二次创业”发展战略。江山市委书记吕跃龙明确提出:力争通过3~5年的努力,把旅游产业培育成江山市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将江山打造成全国一流的休闲旅游目的地。

毛和军可以算是享受到高铁红利的第一批创业者之一。曾经运营“江山人网”的他开始二次创业,创办了将旅游和电商结合的廿八铺旅游公司。他告诉本报记者,江山市政府在2014年底高铁开通后,举办了为期两个月的“跟着高铁一元游江山”活动,这让他的旅行社在2015年1~2月就实现了2014年半年的游客量。

虽然“搭了政府的顺风车”,但光靠政府的支持还远远不够。创业初期并不顺利的毛和军开始尝试将江山景区的门票作为产品在淘宝网上销售。这一尝试为他打开了将旅游和电商结合的新路。

除此之外,“我们会亲手把当地当季的水果或特产送到游客房间,让他们品尝。”他说,这不仅能给游客带来更好的体验,而且也是对江山特产的推广。

毛和军的第二次创业成绩堪称良好,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即成为衢州市门票销售成绩排名第一的旅行社。

据江山市旅游局统计,2014年江山市旅游经济总量为50.06亿元,约占全市GDP的20%。当地的旅游业基础配套建设相对滞后、业态和旅游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等短板显然还需要更多的创造力。

转型:从“夫妻店”到现代企业

张利君的浙江科力车辆控制系统有限公司(下称“科力公司”)是江山土生土长的“夫妻店”。

从1998年的几万元到如今的销售逾3亿,张利君与妻子正在出口的倒逼中努力从低端市场挤进中高端市场,转型成为一个具有完整组织架构的现代企业。

张利君给自己的企业规划了两个“十年”。1998年~2007年,在这第一个“十年”中,张利君通过从农商行贷款5万元做“买进卖出”的贸易迅速积累了几十万,然后建起了自己的工厂,并用了5年多的时间将产值做到了1亿。2008年到2018年这第二个“十年”,转型为重点,目标乃总产值突破6亿,成为现代化并进军全球市场的国际企业。

出口倒逼了企业的成长。张利君说,2013年供给英国的一集装箱产品全部被退回,赔了不少。国外对质量要求的严苛让公司的质量管控也越来越严格。

通过格局的调整和质量的提高,张利君已将自己的产品直接卖到了汽车城,销售到了中东、非洲和欧洲等世界各地。在出口的份额中,中东和东南亚占60%,非洲和南美洲分别占10%,欧洲占20%。

作为“木门之都”,江山市共有木门企业近200家,上亿规模的企业达10多家。成立于2005年的浙江金凯门业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其中一家,也可算当地木门业的开创企业之一。该企业董事长陈江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最初的50万发展到如今的近3亿,只用了10年的时间。这一高效的创富主要基于当地木业的资源和产业集群优势,还有当地的创业氛围。

江山市还是“水泥之乡”。已经将整体销售规模做到近14.5亿的江山何家山水泥有限公司是1976年成立的民营企业,为水泥行业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该公司总经理徐忠辉对本报记者表示,2010年前由于投资驱动带来了水泥行业的快速发展,但如今无法再靠投资来获得暴利,水泥行业面临瓶颈。为了提升竞争力,该企业每年投入1000多万进行技术改造和创新以及精细化的管理。

在陈江富看来,富裕不仅仅包括物质上的富裕,还有非物质的富裕,比如企业创造财富之余,为当地解决了大量的劳动力就业,并培养了一批现代的企业家。目前,陈江富的企业共有500多位工人,万科集团是其客户之一。

作为传统制造业的民营企业家,陈江富和徐忠辉都认为,传统产业的转型需回归到客观规律,切忌盲目转型,必须坚持主业,在以实业为立足之本的基础上尝试新的模式。

烦恼:人才引进不止贵一倍

高铁带来了希望,创业催生了动力。然而,小城市的烦恼依然存在。整个城市品牌的打造和推广是一条没有捷径的路。

张利君的企业并不属于当地集群的产业,主要为公交车、卡车和挖掘机等商用车提供如雨天防打滑、侧翻等车辆控制系统产品。他表示,公司所在的行业哪怕在衢州市也只此一家。

谈起最初的推广,张利君直言曾经有难以想象的压力和难度:“衢州这个字很难写,本身就很难推广,更不用说和衢州市关系不容易介绍的江山市。只有讲到义乌或金华,客户才会有点概念。”

如今政府牵头对外推广的江山市品牌,让张利君感受到了力量。高铁带来的出行便利,也让经常出差的他享受到了更高的效率。

除了城市的品牌,最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仍然是难以引入和留住的人才。

在科力公司的800多名员工中,约90%的生产工人来自本地,约80%的科研和市场咨询人员来自外地。

和科力公司一样,浙江盛汇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德云也表示,生产和销售人员讲的是江山本地话,而专家队伍则讲普通话,可见当地人才结构的特点。

张利君认为,四线城市的企业并不缺少土地、厂房和产业工人,最需要的还是人才引进和金融方面的支持。瓶颈就是软实力。

就人才引进而言,和大城市相比,江山市的企业需要花费至少高出一倍的成本。

浙江易和家居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顾颖举例说,要想从温州或杭州“挖”一个原本年薪在30万左右的生产副总,需要开出150万左右的年薪才可能来江山,差距近4倍。

张利君也表示,在杭州招聘一个人才需要10多万成本,而要想把这一人才吸引到江山,需要至少25万。

正因如此,张利君在杭州设了办公室,希望将研发中心放在杭州,然后利用轨道交通的便利,将江山设为生产基地。

顾颖告诉本报记者,在物流方面,小城市也存在不足。运往外地的家居产品往往要到义乌市中转,因此物流成本会增加不少,“一般需要110元的成本,可能要提高到190元”。

江山经济总量较小,和浙江其他富裕的县市相比远称不上发达。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它还面临着人才总体素质不高和人才结构性短缺的屏障。

“北京、上海和杭州等地的高端人才以前很难请到,但现在高铁开通了能经常过来。”和汤伟一样,越来越多的江山人感受到了因高铁而加速的人才技术流动所带来的机遇。他们期待,那一趟趟通向大都市的列车可以带他们走出小县城的困境,遇见更广阔的天地。制图/蒋皓明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