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吴晓灵: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并无太大风险

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必将是2015年金融改革的重头戏。而直到如今,对于开放的时机是否成熟,仍旧存有争议。

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期间,就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的时机、风险等问题,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专访。

对于实现资本项下可兑换时机是否成熟的问题,吴晓灵表示,没有时机成熟与不成熟之说。实际上,从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定义的7大类、40个子项的资本项目来看,除了4项以外,中国实现了完全或部分的可兑换。这四项中最关键的,一个是借外债,一个是非居民到中国来进行证券投资,包括债权、股票、衍生产品等,还有国内居民到境外去投资,就是金融资产的投资,这个项下的货币,能不能够兑换的问题。

吴晓灵指出,目前国内对外债的管理基本上采取用控制每一个借债主体资产负债表的方式,有了一定程度的放开。境外的居民投资境内,已经有了QFII,还有RQFII。境内的居民投资境外,也已经有了QDII。境内境外居民直接投资,有了沪港通,接下来还要开深港通。

“此外,2005年开始,居民每人每年有5万美元的自由购付汇额度,5万美元是什么概念,按照当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8.2元左右,也就是说有40万的人民币可以随便买卖,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用汇已经很方便了。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量的积累,放开我觉得不是什么问题,不必计较条件成熟不成熟。” 吴晓灵称。

市场曾质疑,资本项下可兑换一旦放开,会出现资本的大进大出的风险,如何防控?

吴晓灵表示,有很多办法。首先,目前自由贸易试验区里所实施的办法是将账户分别管理,对自由贸易帐户(FTA)进行监控。国家外汇管理局这些年也建立了账户的监控系统。资本项目开放的风险主要来自于资本流向的不确定性,如果有一个账户的监测系统,就能够对资金流向,有所防范。知道流动的情况,就能够对风险进行预判,就不会出现特别大的风险。不可能一瞬之间,所有的资金都流出,这是一个量的积累。

第二,所有的可兑换都不是完全没有管制的,只要你的经济活动,是被允许的,就可以允许换货币、做投资,但是如果有一些经济行为是不允许的,那么在资本和投资方面就有一定的管制,这也是可以的。

第三,正是因为实现了可兑换,人民币的价格波动就更能够反映供求,而目前我们因为资本项下不可兑换,所以并不能够完全反映市场供求。当实现资本项下可兑换,就能够把这种供求反映出来,当价格扭曲减少的时候,就减少了投机的风险。

第四,真是到了经济有了很大的问题的时候,还可以临时采取管制。所以总体来看,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

在谈到中国目前的经济基本面能否支持资本项下可兑换的实现问题时,吴晓灵称:“资本项下可兑换所谓的风险,关键在于中国经济有没有风险,如果大家对经济是有信心的,为什么要资金‘大进大出’呢。在目前的国际经济形势下,尽管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中高速发展,不像原来增速那样块,但在全球比较起来,我们还是好的,所以没有太大问题。”

 

    整理:至尊宝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