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正文

两缕香气,一个祖·玛珑

祖·玛珑(Jo Malone)会怎样看待Jo Malone——这个刚刚进入中国内地市场一周年,却一夜爆红的英国小众香氛品牌?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消极怠工,不愿意接纳这个事实,甚至都不想承认它已经属于别人了。”玛珑拨弄了一下前额的头发,尽管它们没有一丝凌乱。“说实话,创业第一年研制的那款香味一直让我念念不忘,虽然我已经不在那儿了。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放下了,也接受了——Jo Malone已经是一个转手的品牌。”

玛珑打算换个话题,狠狠地在我的手腕上喷了三下Jo Loves的“葡萄柚香氛”(Pomelo)。“葡萄柚香氛”是玛珑为2013年创立的新品牌Jo Loves打造的第一款作品,清爽的柚子香像极了柚子撕开第一道裂口时的清香,渐近后调却越发甘香十足。不少顾客反馈,“Jo Loves就像年轻版的Jo Malone”,但玛珑坦言:“Jo Malone像30年前创业时的我,Jo Loves才是现在的我——渴望脱颖而出,也害怕空留遗憾。”

1999年,成立五年前途大好的Jo Malone被雅诗兰黛收入囊中,玛珑进入该集团继续担任品牌创意总监。好景不长,四年后,她被查出罹患乳腺癌。与病魔作战的那一年,化疗导致的不适困扰着她,“那些医学仪器里的光线都让人非常痛苦”,她甚至不相信自己能活到50岁。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拿出“粉红丝带”发起人伊夫琳·兰黛(Evelyn Lauder)的那句话劝慰自己:“随遇而安,也别忘记苦中作乐”。

化疗结束后,玛珑离开雅诗兰黛投身于电视节目的制作,希望用自己的商业经验和企业家精神帮助一些高街品牌实现造梦计划。2010年5月,她的电视处女秀“高街之梦”(High Street Dreams)登上BBC One,并成功促成六个英国品牌的建立。
玛珑的香水之梦也没有结束。2013年50岁生日时,她收到了丈夫的祝福——伦敦伊丽莎白大街42号的一串钥匙——这里曾是她30年前梦想扬帆的地方,也是Jo Loves的起航点。从前的追随者期盼着Jo Loves成为下一个Jo Malone。

3月初,应英国最大的奢侈品行业非营利性组织Walpole的邀请,玛珑带着新品牌Jo Loves的快闪店(pop-up shop)亮相“创意英伦盛典”,这也是她第一次到中国内地推介Jo Loves。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她说,自己并不太介意人们将Jo Malone和Jo Loves一并提起。“若是一个品牌知足于定型,害怕冒风险,会是非常危险的事。不求新,不求变,也不会得到眷顾。”

厨房中练就的混搭天赋

摇壶、广口杯、酒盏、细勺、长柄毛刷,不像是制香,倒像在调酒。两种不同的香水灌入摇壶中猛烈晃动,开启后的香气需要在酒盏中流连一阵,才能淌出稳定后的芬芳。摇晃中产生的泡沫也不浪费,铲在酒盏上方,像是盖了座微微融化的雪山,让香气更为收敛。

“明亮的柑橘能点亮甜香调的香水,木香调或琥珀香氛能让它更加性感撩人,若在略带苦味的香调中加点栀子花香则更柔和。虽然极端的混合可能会有惊艳的效果,也可能是一场灾难,但这不正是混搭的趣味赌博吗。”早在Jo Malone时期,多种香气的混搭便成就了玛珑“制造世界上最受追捧香水的女人”的称号。

Jo Malone还曾被形容为“英国最特别的气味”——它的香气纯粹且接近真实,往往只有一两种主打香调,且几乎所有的香水都以原料来命名,包括凯特王妃在婚礼上选用的“橙花香水”(Orange Blossom)和大红大紫的“青柠罗勒与柑橘香水”(Lime Basil & Mandarin)。

这些玛珑给予Jo Malone的经典烙印,也不可避免地成了Jo Loves的预制模本。从后者的官网可以看到,无论从瓶身设计、香水的命名、混搭香水的调制,乃至以单一的原料作为香水图片位的布局都颇为一致。柑橘和香根草,也依然是玛珑最推崇的香型之一。但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店铺手作和DIY混搭自制的活动。5月,Jo Loves还将发布品牌第一款有专利的香薰蜡烛。这一次,劫后重生的玛珑选择了浓郁的红色作为外包装和店铺的主题色,“代表着激情、重生,以及对命运的感恩。”她说。

玛珑从未学习过香氛制作,但由于母亲在美容院工作,她从小就学着调配香水。14岁她辍学养家照顾患病的母亲,在厨房中发现自己在制作香氛方面的天赋。有一回,玛珑调制了一种肉豆蔻和姜花香型的浴油送给客户作为答谢,没想到大受欢迎有人为了开派对一下子就订购了100瓶,而且派对结束后,其中的86位客人都向她再次购买。

用鼻子而不是眼睛去感知世界

“昨天我收起窗帘的时候,发觉窗外的江面上排满船只,缓缓通行。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江面上的色彩动感又缤纷,就像画中的颜色,看着真喜欢。”玛珑对色彩的感受,让人不禁重新审视周遭的日常世界。

“夏日的阳光明媚、耀眼,可以看到一整片的白色房屋。待到日出的时候,阳光洒在屋子上,斜晖明亮而柔和——没有占据,也没有控制,藏在一片温柔的阴影里。”在迈阿密附近的鹦鹉湾((Parrot Bay)),玛珑偶遇了完美的夏日香气——“新浆洗过的亚麻床单、晶晶亮的冰水,还有走在大街上,都有人来打听你喷了什么香水的Pomelo。”

“白玫瑰与柠檬叶香氛”(White Rose & Lemon Leaves)的幽香则是旅行途中的又一处感伤回忆的集锦。伊斯坦布尔城中娇弱的白玫瑰、英国(红白)“玫瑰战争”,还有每周五丈夫和儿子为玛珑准备的一束白玫瑰,似乎都是易逝的,需得配上苦橙叶、蜂蜜、琥珀、柠檬皮这些勃勃的生机,方能一解凋零。

“我的成功还离不开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阅读困难,这让我在思考问题时常会另辟蹊径。我可以从气味中感知色彩,然后将所见的内容转化为香氛;还可以测试60到80种香水,了解它们的味阶。”在一次采访中,她这样回忆。2008年,玛珑因对美容行业的突出贡献获得了英国皇室授予的员佐勋章(MBE)。

制香之外,玛珑也酷爱将上好的食材烹饪得简简单单,兴之所至还会尝试在菜肴中滴入白玫瑰油提味,加点茉莉花增甜,或者放几片薄荷去腥。“香味香味,香和味其实可以调和起来。人的嗅觉比味觉更灵敏,分辨力也更强,只是要稀释那些可能降低感官灵敏度的滞碍,才能以更纯粹的视角感知世间。”

“生活总是带给我意外的惊喜,转来转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玛珑说她还想在这儿开一家花店,“直到今天,我还依稀记得夜来香、百合、小苍兰还有蔷薇花那曼妙的气息,伴着麻绳和牛皮纸的淳朴气味,被那一缕缕的绿色藤蔓所包围。”

 

 

 

 

 

    整理:枫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