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际资讯>正文

美国的错误战争

在这个愚人节,美国被开了一个玩笑。

一年来,美国一直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问题上暗中向各国施压,阻止它们加入亚投行。然而,美国的外交压力似乎起到了反效果。目前,超过47个国家加入亚投行,其中不乏美国的盟友。可以说,美国输掉了这场外交战。

其实,这原本不应该是一场战争。面对一个并无敌对能力、也无敌对意图的亚投行,美国投入了大量的外交资源。但是,美国最终却输掉了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毫无意义的外交战。对美国来说,这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对错误的对手发动的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选错了对手。人民币到目前为止尚不能挑战美元体系,倒是欧元集团一直寻求突围。亚投行,顾名思义,是亚洲的开发银行,是地区性而非全球性的金融机构。一个简单的数字对比,就可以说明亚投行是补充而非替代。目前,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约为1.1万亿美元。而亚投行的出资额只不过1000亿美元,是中国持有美债的一个零头。这些资本金还不足以撼动美元的地位。

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其根本要义并非世界银行——它最多是这个体系的“手脚”。这个体系的心脏,是美元的产生机制,而非流通机制;是美联储,而非世行。这也是为什么本文仍然用“布雷顿森林体系”,而并不像一些教科书那样,认为这个体系已经在1971年终结。因此,即使亚投行有一天资本金超过世行(事实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已经超过了),也并不意味着美元体系的终结。

美国选错了地点。美国低估了亚投行的吸引力,将施压对象集中在一些亚洲国家,未曾想自己的亲密盟友英国首先“跳反”。最后,一些被美国重点“照顾”的亚洲国家也搭上了亚投行的末班车。

美国还选错了时机。2014年,美国祭出了一个新型“武器”,金融领域的“原子弹”——金融制裁。学者徐以升和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马鑫在《金融制裁:美国新型全球不对称权力》一书中对此做了首创性研究。而美国金融制裁的对象包括法国巴黎银行和俄罗斯,后者与“核心欧洲”特别是德国、意大利等具有广泛联系,引发了欧洲的焦虑。这种焦虑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欧洲国家纷纷在此时赶上末班车。

美国的外交战为什么会失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世界政治已经变成了“多维棋盘”。传统学界把军事-安全称为“高端政治”,把经济金融称为“低端政治。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金融外交已经不再受安全议题支配。在有的场合,金融甚至起到了支配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美国盟国在安全上依赖美国,但却或纠结或毫不犹豫地加入亚投行。

    一个活生生的案例是英国。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外交部原本给出了不加入亚投行的政策建议。然而,首相最终听取了财政大臣的意见,决定加入。这从侧面解释了美国的外交工作为何陷于失败。

(作者为本报特约记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