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际资讯>正文

太阳能飞机飞行员:上“厕所”只有一个洞

31日凌晨1时35分,正在执行环球飞行任务的太阳能飞机“阳光动力2号(Solar Impulse 2)”从上一站缅甸曼德勒飞抵重庆江北国际机场。瑞士飞行员伯特兰·皮卡德(Bertrand Piccard)从3.8立方米的机舱中钻出,迎接他的是山城的春日和熙。

翼展 71.9米,接近于目前最大的客机空客A380,而2.3吨的单座碳纤维机身重量却不到后者的百分之一。重点是,“阳光动力2号”依靠机翼上的17248块电池板将太阳能转化为电力带动4组电动机,仅能搭载飞行员一人,最高飞行高度1.2万米,最快时速140公里,日间巡航时速90公里,夜间则以60公里的时速由锂电池续航运行。

这架全球最大太阳能飞机3月9日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启程,按照计划,将在5个月内完成3.5万公里的环球飞行,重庆是其停靠的第五站。

由于天气原因,飞机推迟至4月7日飞抵中国境内的第二站南京,此后将迎来旅程中最大的挑战之一——以夏威夷为跳板飞跃太平洋。

“高冷”的环球旅行

一两小时的孤独飞行或许浪漫惬意,但是动辄几天只能呆在仅能勉强伸开胳膊的狭小驾驶舱里,洗澡、刮胡子、大吃一顿、美美睡上一觉都在飞机启动的一刻成了奢望。

但是,对皮卡德和伙伴安德烈·波许博格(André Borschberg)这样的冒险家来说,肾上腺激素上升所带来的兴奋感,才是他们最重要的动力来源。

早在20世纪30年代,皮卡德的祖父奥古斯特·皮卡德(Auguste Piccard)就曾多次刷新热气球飞行高度纪录,最终以23000米的纪录载入史册。皮卡德的父亲雅克·皮卡德(Jacques Piccard)则热衷潜水,成为第一批下潜至马里亚纳海沟的潜水者之一。

仿佛继承了祖辈血液里的冒险基因,皮卡德曾在1999年,乘坐热气球完成了环球之旅。也正是因为这次旅行,他意识到燃料能源总有一天将会消耗殆尽,而太阳能将在未来发挥更大作用。此后,皮卡德开始着手“阳光动力”项目,而前空军飞行员、8项国际航空协会世界纪录保持者的波许博格成为了皮卡德挑选合作伙伴时的最佳人选。

两个冒险家强调,为了向世界证明太阳能的潜力,此次环球飞行旅程是非常必要的。但是,长时间的孤独飞行绝非儿戏,而且,为了实现完全太阳能动力飞行,他们必须把在家里轻而易举能得到的舒适抛在脑后。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次回家的旅程,”波许博格说,此次旅程将由他和皮卡德交替接力完成。

刮胡刀都不带

为了节省重量,飞机驾驶舱空间设计得特别狭小,除了必要的操作以外,飞行员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座位上休息。

“怎样移动,要动什么,什么时候动,要把东西挪哪儿去,这些事情需要仔细规划好,特别是当你需要飞行五天五夜的话,”波许博格说。

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即便上个厕所也成了大问题,飞机上并没有真正意义的洗手间,仅仅是座位底下的一个洞。

“你需要养成一些习惯并明确知道你想做什么,因为里面是在太小了,”波许博格说。

虽然使用太阳能,但驾驶舱里并没有暖气,飞行员也无法起身走动暖身。皮卡德称,空中飞行时机舱内温度很低,必须穿着厚重的鞋子,但是里面设计了加热系统,在万米高空保持脚部温暖。

飞行员们可以在驾驶舱内刷牙,但是却为了不增加额外重量,他们甚至连刮胡刀都不带。

“在上面无法洗澡,我们只能用湿纸巾把自己擦拭干净。” 波许博格说,“着陆的时候,我看起来就会是一个不修边幅的冒险家的样子,但这是必要的。”

狭小机舱里练瑜伽

为节省重量,飞机上所带的食物补给也极为有限。两个飞行员仅仅摄入足够维持身体机能运转的食物,每天的食物摄入量仅为2.4千克,2.5升的水和1升的运动饮料。

为此,雀巢公司专门为他们设计了一套饮食计划,食物中混合了原产于南美的藜麦等高营养价值食材。除此之外,他们简单的“菜单”中还有蘑菇烩饭和蔬菜沙拉。

由于空间有限,即便最简单的换衣服也令两名飞行员头痛不已,整个过程需要非常小心。

“因为我们随时都要背着降落伞,所以换衣服很难。降落伞背带上有救生工具和所有其他行头,以备遇到紧急情况逃生。所有这些东西都必须保证寸步不离。”波许博格称。

即便条件艰难,波许博格称他们会定时调低座椅并在机舱里练瑜伽动作以“刺激身体活动”。

可以调低的座椅靠背还为他们腾出了用一个稍微比较舒服的姿势休憩的空间。但是由于飞机并没有自动驾驶系统,飞行员只能在气象条件好、飞机平稳飞行的前提下每隔3小时打上20分钟的小盹,否则飞机会像“叶子一样被吹走”。

“我们的计划是一次打盹20分钟,坐着睡会儿再躺下睡会儿,”波许博格说。但是,一旦睡过头,座椅就会开始震动把他们叫醒。为了能够适应短时间睡眠的节奏,他们在前期准备阶段就已经接受了自我催眠的训练。

离开南京之后,“阳光动力2号”将以夏威夷为跳板跨越太平洋到达美国西海湾的凤凰城,展开跨越北美大陆的飞行。

虽然勇敢,但冒险家从不盲目自信。

“最坏的情况是我们不得不弃机跳伞,”波许博格说,“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果性能不稳定,出现技术故障或者气象条件比预计的糟糕的话,飞机可能耗尽动力。”

如果飞机在飞越海面时耗尽动力并且明显无法到达终点时,飞行员将不得不选择跳伞跃入海中并等待救援。

皮卡德的坚持

事情看上去不值得付出那么多辛劳,但是皮卡德有他的坚持。

在皮卡德看来,他的愿景是让太阳能在未来成为普遍利用的能源之一。

“我相信21世纪的冒险征程不再是登月,而是提升人类的生活质量,”皮卡德认为他所坚持的一切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太阳能。

“我乘坐热气球环游地球时消耗了四吨液化气。当时我就许诺,将在不耗费任何燃料的情况下进行我的下一次环球旅行。”

皮卡德强调,继续浪费能源会让人类面临严重的能源短缺。

“我们使用的普通热力发动机能效为20%,而像用在‘阳光动力’上的电动机效率能达到97%,”皮卡德称,“人类经历了从马到热力发动机的技术革命,而现在则是另一次从热机到电动机的技术革命。”

皮卡德称,虽然他们的太阳能飞机技术还处在起步阶段,但是万事开头难,怀特兄弟在1903年试验飞机的时候也不被看好。

“怀特兄弟那时候干的事情也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他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只能由一个飞行员在好天气时用很慢的速度飞行,这些跟今天的‘阳光动力2号’很相似。”

皮卡德称,怀特兄弟发明飞机时从未想过能大批量地运送乘客,而首飞66年之后,人类已经有能力把宇航员送上月球了。

“在太阳能飞机能够载着200名乘客穿梭云间之前,我希望我们能先把‘阳光动力’这样的技术普及开来,”他说。

皮卡德还有更大的抱负,他的最终设想是设计出新一代的太阳能飞机全程不停地完成环球之旅,而传统飞机完成这一目标用了60年。

“为了全程不停地飞行,我们需要设计两人座位的驾驶舱交替操纵飞机。一趟环球之旅大概需要20天时间,为此我们需要更轻的飞机和更有效率的技术。”

皮卡德相信,这一天终将到来。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