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正文

《玫瑰骑士》每一个音节都隐含戏剧动机

导演吉尔伯特·德弗洛(右一)在彩排中。

“喜剧要比悲剧投入更多的精力。”一头花白卷发的歌剧导演吉尔伯特·德弗洛在谈起自己42年的导演生涯时,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我执导过140多部歌剧,所有的作品和演员就像我餐桌上的食物,有喜剧,也有悲剧,喜剧和悲剧都是我热爱的。无论执导什么类型,我的兴奋程度和我所要应对的挑战都是一样的。”

2013年,吉尔伯特第一次赴北京执导威尔第早期歌剧《纳布科》,与多明戈的合作达到石破天惊的口碑与效果。这一次,吉尔伯特再次出征,与舞美设计师亚历桑德罗·卡梅拉、服装设计师卡拉·瑞克蒂组成主创团队,执导将于4月9日至12日上演的国家大剧院版歌剧《玫瑰骑士》。

“《玫瑰骑士》是理查·施特劳斯最受欢迎的歌剧,上演次数最多,录音也最多。”吉尔伯特说。去年时值理查·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仅国家大剧院就策划了12场纪念音乐会,演出曲目涵盖了多部交响诗作品,甚至有《阿里阿德涅》等比较生僻的歌剧作品登陆北京。吉尔伯特相信,经过去年密集而全面的普及与铺垫,《玫瑰骑士》这部经典之作必会更受关注。《玫瑰骑士》的上演,也将拉开2015年歌剧节的序幕,一场为期95天、汇聚经典歌剧《诺尔玛》、《费加罗婚礼》以及原创歌剧《日出》等11台中外歌剧力作的盛宴将在国家大剧院接踵登陆。

118个动机串连的《玫瑰骑士》

“与一般的美声歌剧不同,《玫瑰骑士》的文字、语言、脚本和音乐都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吉尔伯特说,《玫瑰骑士》是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和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长久合作的经典,不仅特色鲜明,甚至可以说是作曲家歌剧创作风格的转折点。

“霍夫曼是奥地利著名戏剧作家,最初,他的想法始于一间餐厅。剧作家与朋友在餐厅相聚,拿着笔在餐单背面写下诸多人物,展示了意大利即兴喜剧。在他的第一份草稿里,没有玫瑰骑士,只有公爵。理查·施特劳斯曾与剧作家合作《阿里阿德涅》等歌剧,这一次他们不想做瓦格纳那种具有力量感的作品,而是要做一部轻松的喜歌剧,就像莫扎特的《费加罗婚礼》那样。”吉尔伯特研究《玫瑰骑士》多年,光从脚本中,他就能揣摩出该剧与《费加罗婚礼》的人物之间的对应关系,“霍夫曼的第一个标杆是莫扎特,第二个标杆则是莫里哀。《玫瑰骑士》中的很多角色都是来自莫里哀的戏剧作品。”

虽是一部浪漫的喜剧,《玫瑰骑士》却有其复杂性。这部总长三个小时的歌剧,除了27名歌手和114名管弦乐团员外,还有人数众多的合唱团,总谱体量可谓庞大。虽然不像《阿依达》舞台上动辄数十人同时登台那么气势恢宏,但《玫瑰骑士》中几乎所有出场人物都是一个独立角色。

“18世纪的维也纳汇聚了意大利人、法国人和土耳其人,《玫瑰骑士》就是要展示这种多元性的时代特征,剧中人物多达85位。”吉尔伯特说,这85个人物的服装风格各异,也是舞台上值得一看的亮点。

《玫瑰骑士》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制造出幽默笑料,维也纳圆舞曲节奏的运用又营造出三小时的轻快色彩。研究《玫瑰骑士》的音乐学者从复杂的总谱中归结出118个动机,吉尔伯特说:“每一个音节都隐含着戏剧的动机,甚至一个点蜡烛的动作都有戏剧动机的体现。”

重现1740年的维也纳

《玫瑰骑士》从诞生之日就成为欧洲歌剧界的轰动事件。

1911年1月26日,《玫瑰骑士》在德累斯顿的皇家歌剧院首次公演,观众的热烈程度超乎想象,太多人想去皇家歌剧院一睹这部丰满、迷人而有趣的喜歌剧,一辆专为歌剧迷增加的列车每天载满乘客,由德国首都柏林驶向德累斯顿。

《玫瑰骑士》的剧情里充满了莫扎特《费加罗婚礼》式的荒诞喜剧色彩。公爵夫人与年轻贵族奥克塔文在卧室幽会,奥克斯男爵突然来访,奥克塔文不得不假扮为女仆掩盖丑闻。奥克斯男爵差使“女仆”装扮为玫瑰骑士,为他爱慕的苏菲小姐送去玫瑰。当玫瑰骑士奥克塔文带着男爵的玫瑰出现在苏菲面前,两位年轻人一见钟情。

这段复杂浪漫的爱情喜剧发生在维也纳,当《玫瑰骑士》回到其故发生地,立刻成为整个20世纪维也纳最受欢迎的歌剧,剧中优雅浮华的圆舞曲一度风靡全城。

在国家大剧院版的《玫瑰骑士》中,历桑德罗·卡梅拉完全依靠布景与服装、道具精心打造了18世纪维也纳贵族的生活场景。

“公爵夫人的卧室是典型的维也纳18世纪建筑风格,一面巨大的镜子,墙上玫瑰花的浮雕,清晨阳光从高大的落地窗外洒进来,都在暗示情人约会的亲密感。”吉尔伯特说,舞美设计师在大床背后开了一扇门,成了藏匿情人的地方。女主角苏菲小姐家的客厅,四周精巧的装饰与天花板上以战争为主题的巨幅油画形成强烈对比,暗示故事背景为一战前期。

“《玫瑰骑士》的时间特定在1740年,18世纪是欧洲历史上很重要的阶段。这部剧中的公爵夫人,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包括我们设计的小酒馆的场景,也能在维也纳的小村庄中找到真实的原型。”吉尔伯特说,如何朴实而复古地重现维也纳当年的市井风情和人物面貌,是这部歌剧在舞美服装上所强调的,“两位大师当年在创作《玫瑰骑士》时,就担心后代导演按照各自意图去改编,所以明确写出他们对于舞美、形象的展示,甚至专门写了一本书来讲解。如果不做18世纪的版本,而是做成现代版,我们就违背了剧作家和作曲家的意图。”

世界级歌唱家和指挥家的加盟,让《玫瑰骑士》的阵容令人期待。国际组阵容中饰演公爵夫人的米凯拉·考妮和反串出演奥克塔文的女中音歌唱家凯特琳·胡勒库,曾被指挥大师祖宾·梅塔誉为饰演这两个角色的不二人选。德国指挥家塞巴斯蒂安·朗·莱斯曾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担任驻团指挥长达八年之久,对他而言,《玫瑰骑士》中的每一个乐句都如同熟悉的“乡音”,在他的指挥棒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将呈现出维也纳圆舞曲中华丽而辉煌的律动。

 

奥克斯男爵第二幕的服饰是典型的18世纪维也纳贵族着装

苏菲小姐以一袭白色礼服在第二幕登场,象征纯洁

《玫瑰骑士》的人物服饰上,能看到18世纪维也纳的繁荣,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此地汇聚,服装里混合了意大利与维也纳的风格

    整理:枫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