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际资讯 >正文

伊核谈判最后几小时都在争什么?

瑞士洛桑Beau-RivagePalace酒店内弥漫紧张气氛,窗外的日内瓦湖和远处阿尔卑斯山的迷人景致都仿佛屏息静默,参加伊核问题六方会谈的各国外交官和谈判代表无暇顾及美景,过去几天里他们紧绷神经工作至深夜,因为知道会谈的结果意味着什么。

一位连续多年参加过会谈的外交官曾形容参加会议的人仿佛“置身富丽堂皇的笼中”。

这次会谈的期限为当地时间31日午夜,最好的设想是,双方能达成一项有关伊朗核项目的框架协议,为6月的最终协议做准备。伊朗需要确保放弃研制核武器以换取国际社会对其取消制裁。

最后的分歧

但是,目前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仍然存在重大分歧。

“我们将会通宵工作,”美国国务卿克里30日晚表示,“今天看到了谈判的更多曙光,但是还有一些棘手问题。大家都知道明天将意味着什么。”

克里口中的“曙光”指的是伊朗开始考虑各国提出的进一步削减浓缩铀项目,但是目前的问题集中在:伊朗会否同意将核燃料运送至海外?允许伊朗保留多少浓缩铀生产力?最快什么时候取消对伊朗的制裁?未来伊朗还会进行哪些核研究和开发?是否会公开透明地接受检查?协议将有多长的效力?

此前,奥巴马政府称,协议需要将伊朗用来制造核武器的时间从两三个月延长到至少一年。但这个说法招致不少批评声,称并未真正限制伊朗的核技术。

德国外长施坦因迈尔称,伊朗对于会谈的期待“要求过高”,参与会谈的其他各国均未表示接受。

“我们不会接受一个不利的协议,”他说,“只有在排除了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可能性之后我们才会做好准备签署协议,但目前还没有。”

2006年,联合国安理会以伊朗可能正在违背核不扩散条约的有关规定为由通过决议对伊朗实施制裁,禁止各国对伊朗出口军事装备,切断核原料进出口以及冻结与核项目相关的金融活动。此后,伊朗在不断否认核武器开发的同时,也苦苦寻求国际社会停止制裁。

油价或继续下跌5美元

专家称,一旦31日成功达成了阶段性协议,将在短期内引起原油市场震荡下行,进一步打击目前低位徘徊的油价。

法国兴业银行石油研究部全球主管惠特纳(MichaelWittner)称,油价已经由于市场对谈判结果的预期而提前出现下跌,如果协议最终达成,那么油价将“仿佛下意识一般”继续下跌5美元左右。

但是,惠特纳称,原油市场的供给在6月份最终协议达成之前将不会出现实质性变化,而如果届时取消了针对伊朗的石油出口制裁,原本已经供给过剩的原油市场将会涌入3000万桶伊朗原油。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Zanganeh)此前称,一旦制裁取消,伊朗石油出口量将每天增加100万桶左右,给伊朗带来超过100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

“不考虑市场心理因素的话,我认为伊朗石油在2015年底或2016年以前不会成为国际原油市场的主要问题,”惠特纳称。

谈判的政治阻力

实际上,除了具体削减多少离心机数量这样的技术问题外,伊核谈判的阻力更多得来自于地缘政治的博弈。

本月初,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亲赴美国国会演讲,对当时正在进行的一轮伊核谈判可能达成的协议表示强烈抗议,称美国的让步不但不能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还将为伊朗拥有核武器“铺平道路”,引发“更大的噩梦”。

过去的这个周末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再次发出警告称可能达成的框架协议比以色列担心的还要严重。他强调,伊朗在开展核项目的同时,也在试图“征服整个中东地区”,各国必须加以阻止。

显然,内塔尼亚胡口中“不可信任”的伊朗长期以来一直是以色列的心头之患,以色列对伊核问题强硬态度几乎没有软化过,并强调美国不要跟伊朗达成任何协议,但是美国责备其未能拿出更好的方案。

此外,一旦协议达成,美国国会将成为另一道重要障碍。据媒体报道,相当数量的国会议员对与伊核谈判持反对态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曾表示将追加对伊制裁方案。因此,奥巴马政府需要花大力气说服国会,避免对伊朗施加其他制裁以破坏可能达成的协议。

另一方面,伊朗本身也有不少强硬的保守派人士对核谈判表示反对,认为谈判是在向“敌人”示弱,并加以百般阻挠。保守派媒体《世界报》还曾刊文指责伊朗外长扎里夫同意谈判等于承认伊朗核项目威胁世界安全,落入了“圈套”之中。

伊核问题大事记

一直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认为,伊朗以拥有核武器为目的制造浓缩铀,而伊朗坚称核项目出于民用目的而未曾停下脚步。以美伊为主的斡旋谈判持续10余年,参与各方投入了巨大的政治资源,但由于种种因素始终未能达成协议,外界甚至认为,成功解决伊核问题将成为奥巴马任期内最卓越的政治成就。

2005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报告称,伊朗可能正在违背核不扩散条约的有关规定。

2006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737号决议对伊朗实施制裁。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俄国和中国携手德国(P5+1)官员举行多次举行会晤,形成了伊核问题的六方磋商机制。

2007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伊朗就解决核问题的“工作计划”达成一致,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报告称伊朗将在2010年到2015年间具备技术生产足够数量的浓缩铀用于制造核武器。

2008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803号决议,扩大对伊朗的制裁。同年的谈判中,六国和欧盟表示坚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

2009年,美国宣布全面参与伊核会谈,时任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首次正式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伊核会谈。

2010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929号决议扩大对伊制裁,美国和欧盟先后对伊朗在能源、贸易和金融领域加强制裁。当年在日内瓦举行的闭门会谈由于双方分歧巨大而未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2011年,伊朗首座核电站开始运营。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报告称伊朗并未停止核计划。在伊斯坦布尔的会谈同样未有进展。

2012年,欧盟和美国再次扩大制裁力度。谈判各方密集会面,对谈判未来走向取得共识。内塔尼亚胡在联大会议上称以色列对伊朗动武的底线是后者制造出足以生产核弹的20%浓度的浓缩铀。

2013年,鲁哈尼当选伊朗新总统,同意就核问题作出部分妥协以换取西方国家减轻对伊制裁,伊核问题出现重要转机。同年11,月伊核六国与伊朗在日内瓦达成阶段性协议,并希望在2014年7月20日之前达成全面协议。后由于分歧严重,谈判期限两度推迟至2015年6月30日。

2014年,伊核会谈双方宣布实施联合行动计划,经过超过10次的谈判,宣布将于2015年3月取得政治共识,并在6月30日前完成技术谈判。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