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正文

木星上行:“向下容易向上难”

米拉•库妮丝和查宁•塔图姆搭档

视觉特效难掩故事粗糙

《木星上行》中,凯恩曾对朱庇特这样介绍自己的反重力靴:“要知道,向下容易向上难。”用《黑客帝国》开场的沃卓斯基姐弟,似乎也很难再往上走了。

3月6日上映的《木星上行》作为3月唯一一部科幻大片,在两天内就收获了中国内地近亿元的票房。然而,在其精致华丽的画面之下,这部由曾执导过《黑客帝国》的沃卓斯基姐弟导演的科幻巨制,却在IMDB上仅仅拿到了5.9分的惨淡成绩,豆瓣评分更跌至5.6分,被评价为“沃卓斯基姐弟一次令人无比失望的退步。”

这部集结了米拉•库妮丝、查宁•塔图姆以及新科奥斯卡影帝“小雀斑” 埃迪•雷德梅恩的影片,讲述了贫穷的清洁工女孩朱庇特的奇遇。因为拥有与宇宙女王相同的基因,她被视为女王转世,而女王前世的三个孩子——阿布拉克斯三兄妹为了争夺女王留下的星球遗产明争暗斗。面对三兄妹的围追堵截,朱庇特得到了反水的狼人杀手凯恩的帮助,并在与三兄妹交手的过程中了解到,地球只不过是阿布拉克斯家族用以收割人类精华以制成“长生水”的人类培育基地,了解真相的朱庇特和凯恩绝地反击,并渐生情愫,终成眷属。

《木星上行》的画面制作精良,三个星球不同风格的场景建构,不负沃卓斯基姐弟长达300页的脚本设计。但电影剧本之漏洞百出、套路老旧让期待又一部《黑客帝国》的影迷们大跌眼镜。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沃卓斯基姐弟已经不是第一次砸锅:华纳砸下1.2亿的《极速赛车手》仅仅收获1亿票房,赔得血本无归。接下来的《云图》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初显出沃卓斯基姐弟“追求过大、驾驭不了宏大主题”的短板。轮到《木星上行》,沃卓斯基姐弟不仅再度祭出“轮回”,以一个转世成清洁工的宇宙女王为主角,混杂如今最时髦的星际追逐、基因改造、人类灭亡等元素,却生生把一手好牌打成烂牌,不由让人怀疑曾经的大师级导演是否也已经江郎才尽。

科幻也需逻辑

原定于2014年7月25日上映的《木星上行》,被华纳兄弟公司以“需要更多时间来完成精美的视觉特效”为理由,足足推迟了六个月上映。从画面效果而言,该片的最终剪辑版的确呈现了出类拔萃的奇观异像。但我们宁愿相信,推迟上映的真正原因是故事。就上映版本而言,故事线已然混杂不堪,不敢想象半年前的初剪版是何面目。

1999年的《黑客帝国》让沃卓斯基姐弟特立独行的极客科幻风在好莱坞站稳了一席之地。影片中,他们重建了一个奇幻又错综复杂的等级世界,一切事物按自有逻辑运行。《木星上行》中,沃卓斯基烙印也被鲜明标注——夸张的视觉风格、浓郁的政治意味、一个全新的宇宙世界都让这部电影充满了冒险精神。 沃卓斯基姐弟为影片构建了一个宏大的背景——地球人刚刚进入基因时代,人和动物的基因可以任意组合。同时,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精英家族发现了一种可以几乎无限期地延长他们的生命的方法:从其他人身上提取发光的乳白色液体。他们种植人类,然后耐心等待千年,直到人口超过行星所能支持的数目。

这样的世界观听起来当然惊心动魄又不乏警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沃卓斯基编剧并监制的《V字仇杀队》,后者接过了乔治•奥威尔《1984》的衣钵,同样展现了一个践踏和被践踏的世界。 但想象的世界里也需要严密的逻辑。精英家族永葆青春的的理论老旧又充满漏洞:一个已经发展到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物种合成的外星文明为什么用这种笨拙的方法延续青春?既然他们可以随意地捏合人和狼,还能给自己造一个强大的蜥蜴人下属,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合成动物基因那样重塑自己的基因?

此外,“集权反抗”、 “人类灭亡”也不能让人们对一种碾压式的外星文明作为人类起源的假说感到信服,剧本的避重就轻将影片从走向深度的边缘拽了回来。本该进一步探讨的议题变成了一个硬邦邦的设定。除此之,该片的很多设定都不乏这样的草率:本片的大BOSS巴勒姆为了提炼人类的精华建造了一整座装备精良的提炼厂城,而这座开始时连宇宙警察的星舰都难以进入的堡垒,却因为单枪匹马的凯恩在天空开了个小口就崩塌殆尽。

被降格的“主题” 逻辑

在电影的前半场,沃卓斯基已经给整部影片设定了明确的世界体系,一切即按照“压迫——反抗”的路数发展情节即可。

但不同于《黑客帝国》和《云图》,那些宏大的、吸引人的“救世”和“轮回”却只是这部《木星上行》的佐料而已,电影的真正主题突然就被降格到一个“家”的故事。拉娜•沃卓斯基曾表示,《木星上行》的创作灵感起源于《奥德赛》和《绿野仙踪》,“这两个故事都揭示了家园的重要性,家园让我们思考自己改变和坚持的原因。这使得我们第一次开始构思朱庇特这个角色,一个痛恨现实生活,却展开一场不可思议的奇妙宇宙之旅,进而从全新的角度思考自己人生价值的女子。”

女主角朱庇特的家总是吵吵闹闹,她和母亲寄居亲戚家,表哥为了购买电视游戏机诳骗她出售自己的卵子,每天清晨4点多就要起床煮咖啡、洗厕所,除了让她干活,她的家人看起来对她漠不关心,女主角更是用“我恨我的生活”来开始每一天。男主角狼人凯恩更被设定成“缺爱”的孩子,因为没有家人的亲情而导致生理缺陷。在影片高潮处,家的意义得到了升华,这个看似无情无义的家同全人类的命运一起被摆到朱庇特面前供她选择。巴勒姆抓走她的家人逼她在人类与家人之间二选一时,她陡然显现的保护欲和苦苦哀求,反而让人觉得突兀,在情感上很难让观众产生共鸣。不如将影片结尾的母慈子孝、其乐融融提到前面来,或许还能让人对女主角的“痛苦抉择”多一些同情。

而这一场星际大战,似乎全然是为了阿布拉克斯三兄妹争夺遗产的家务事而战。当面对如此宏大的世界设定和酷炫的科技文明,已经被吊足胃口的影迷却只等来一个家庭伦理剧。女主角的设定也不是一个女版尼奥,直到最后一刻之前,朱庇特也从未想过要当人类的救世主,但是,作为一个转世女王,朱庇特的唯一超能力竟然只有“不被蜜蜂蛰”,还是让人有些失望。科幻剧最怕高射炮打蚊子。如果《云图》是目标太大说不清,那么《木星上行》则是目标太小没说好。

奇观电影的通病:画面主导剧情

从《黑客帝国》开始,沃卓斯基就不吝在为了提高影片观感而开发新产品,《黑客帝国》之所以获得划时代的成功,一方面是依靠对于“觉醒”主题的精确把握,而另一方面则是跟上了90年代影像技术进步的大潮。 或许是从前两部影片的失败中汲取了教训,这次,沃卓斯基回归了他们最熟悉的原创科幻题材,并将重心放在了提高视觉效果上。

《木星上行》仅前期制作就耗费整整一年的时间,为我们带来了凯恩在宇宙间潇洒滑行的反重力靴,这个酷炫的装备可能是大部分观众对影片留下的最大印象。在一些特写镜头里,视觉特效师不得不对那双酷炫的滑板鞋做大约12种不同效果的推移,由于安迪•沃卓斯基热衷于演示引力在靴子周围的聚散。因此,《木星上行》视觉效果总监丹•格拉斯甚至表示说:“我们不得不参考油分散在水中的方法,生成这些精细的流体力学传递——把空气处理成液体,并试图呈现出靴子里面以及边缘在空气中的细微的旋涡。”。

影片中芝加哥追逐战一幕,使用了专为电影拍摄研发的全景式多机位设备“Panocam”。丹•格拉斯表示,如果没有这台新机器,那么将要耗费上百万张的照片来将城市和工程绘制成基础几何,而使用Panocam则省去了布置多个摄影师的麻烦。“以前你不得不飞五到十次才能取到所有的景,而它让我很快地拍摄到灵活又高度逼真的素材。” “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来分解场景,以求实现最佳效果,这一切都是从导演工作室墙壁上张贴的素描和无数的参考资料开始的。尽管一些宏大场景无法真的进行建造,但是导演试图使每一个场景都得到真实呈现。” 不过,现在看来,这部因为“视觉特效非常精妙复杂,从创作周期考虑而不得不延迟上映”的大片,更应当在剧本上多花上六个月时间。

    整理:枫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