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内财经>正文

“一带一路”战略全局性显现

从国际和国内地方热议的“一带一路”内容来看,基建均是主打,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完善和发展基建几乎成为最主要的议题。

基建之外,贸易与投资、能源合作、区域一体化、人民币国际化等多个重大议题均包含在这一规划中。

《第一财经日报》近日从多个信源获悉,“一带一路”规划已于去年底获党中央和国务院通过,预计将于近期发布。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资金支持,丝路基金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筹建近期都取得了丰硕成果。有专家对本报解读称,这对防止将“一带一路”解读为“基建大跃进”,全面理解这一重大战略有重要意义。

此外,多名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认为,作为中长期战略,“一带一路”的重心是基建互通,其次是经贸合作,既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也有利于中国,同时为沿线国家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资金池进展迅速

作为中国中长期最重要的重大战略,“一带一路”自提出起就受到广泛关注。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此战略受重视程度更是列于三大国家战略之首。

作为资金支持,为“一带一路”战略“保驾护航”的有三大机构——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就在这个3月,丝路基金和亚投行都取得了重大进展。

三个机构中,丝路基金最快成立并起航。根据官方信息,作为单边金融机构,丝路基金完全由中国出资,初期设计规模为400亿美元,上不封顶,可视投资效果和需求再增资。首期100亿美元资本金来源于中国外汇储备以及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其中,外储出资65亿美元,进出口银行、中投公司各出资15亿美元,国开行出资5亿美元。

据媒体报道,目前丝路基金高管团队已组建完毕,由前央行行长助理金琦掌舵,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王燕之任总经理兼董事。今年59岁的金琦,曾在央行国际司、新华社香港分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过;王燕之此前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办公室主任,曾担任外管局委贷办主任、央行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主任。

此外,丝路基金还配备8位董事、4位监事,高管团队规格甚高。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认为,如此人事结构安排,具有中国特色,也体现了该基金是由国家成立,并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资基金,并非纯粹市场化运作的基金。

记者昨日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尽管丝路基金目前并没有明确在运作的项目,但前期组队和磨合已基本结束,随时可以进入工作状态。

与此同时,亚投行的进展也取得瞩目成果。3月12日,亚投行迎来首个欧洲意向创始成员国。这一天,英国向中国提交确认函。随后,欧洲最主要的大国法、德、意联袂宣布加入亚投行。紧接着,澳大利亚表示,将会考虑是否加入,并于一周内做出决定;韩国也表达了类似立场。再随后,瑞士、卢森堡正式申请加入。

筹建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主席、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昨日表示,亚投行的总部将设在北京。他表示亚投行将争取在年中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之后经员国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史耀斌称,中国与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美国相关部门一直保持沟通。中方欢迎亚洲域内外国家积极参与亚投行筹建,同时也将尊重他们是否加入以及何时加入亚投行的决定。

目前,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已达到34个。上周日,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发表讲话称,预计至本月底申请亚投行创始国截止日,创始成员国将超过35个。

战略全局性显现

包括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在内的诸多学者都认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心是促进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似乎是从这一战略的雏形时期就已经较为明确的。

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抓紧制定战略规划,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强海上通道互联互通建设,拉紧相互利益纽带。

从国际和国内地方热议的“一带一路”内容来看,基建均是主打,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完善和发展基建几乎成为最主要的议题。

基建之外,贸易与投资、能源合作、区域一体化、人民币国际化等多个重大议题均包含在这一规划中。有接近官方的智囊人士近日对本报称,中国发展到如今的体量已经不可避免地会与世界各国有更深层次的互动。

“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取得的突破成就又防止了“一带一路”仅仅被解读为基建大跃进。”这名人士表示,在新常态背景下,中国的发展必须融合到世界发展的轨迹中来规划。他认为,“一带一路”无论从经济、政治、国际关系等都具有重大作用,是目前最重要的规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刘培林昨日对本报表示,这一战略首先是中国从全球蛋糕做大的角度出发提出的倡议。

“这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至今,虽然美国、印度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经济有明显起色,但发达国家内部和新兴经济体内部的增长态势,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他表示,广受期待的结构性改革,其实短期的紧缩效应明显,且因为要触动人们到手的蛋糕。

此外,另一个可以指望带动增长的途径是技术创新,但是所需时间也比较长,也充满不确定性。“这种背景下,旨在争夺有限的全球市场总需求的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就逐步抬头。”但是,比这种狭隘的争夺有限全球市场的零和博弈思路更高境界的思路是,做大全球市场规模的正和博弈思路。”刘培林表示,“一带一路”就是这种意义上的正和博弈思路。

他同时认为,这种思路并不需要技术在短期内的巨大突破,也不需要短期内实施急剧而痛苦的结构改革,而是推动各国挖掘现有技术条件下的增长潜力,并开放市场,就能够有效推动增长,把全球经济带出低增长的泥潭。

共筑共赢局面

在多名不同界别专家看来,“一带一路”并非中国独享红利,而是全球恢复增长的交响曲中的和谐乐章。“它不排斥其他努力,不影响其他乐曲的展开。”前述官方学者表示,如果说原有的各种努力是四四拍钢琴曲的话,“一带一路”不是另外加进来的四三拍钢琴曲,而是四四拍的弦乐协奏。

在全球化背景下,经济一体化是利益共同体的基本前提。官方材料显示,“一带一路”涉及范围极广,初步估算沿线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将是世界上最长、最具活力和最具发展潜力的一条国际经济大走廊。

它将中国与周边地区连接起来,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与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将切实带动相关区域经济一体化,有利于各区域间互通有无、优势互补,有助于实现中国与周边国家发展战略的对接,编织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将各方利益融合提升到更高水平,让周边国家得益于中国的发展,也使中国从周边国家的共同发展中获得裨益和助力。

此外,中国作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需要与其他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一起分享和探讨经验。而“一带一路”正是这么一个平台。

“当今世界的发达国家是在几百年的时间跨度内实现现代化进程的。而当今发展中国家的追赶,基本上要在几十年内走完现代化进程的相当大部分。”刘培林也认为,相比而言,中国的经验对于其他后发国家而言,可借鉴的价值,比成熟的发达国家的经验的价值更为直接。在中国的经验中,基础设施适度超前发展,既能够拉动当期的GDP增长,也能够缓解制约生产体系效率提升的瓶颈。这一条重要的经验,正是亚投行广受欢迎的原因。

    整理:至尊宝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