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正文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亚投行不该复

近期,各界纷纷指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将使中国见证自己的“布雷顿时刻”。那么当前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究竟如何评价亚投行?其对亚投行的运营又有何建议?

“亚投行的成立是巨大的成功。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不应该复制世界银行、IMF的现行模式,要有中国特色,且不应该设置一票否决权(veto),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该多边机制的决策高效落实,不受官僚政治影响。”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Marc Uzan在由第一财经研究院、《第一财经日报》主办的“中国主办G20峰会的首要议题” 讨论会后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二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被称为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尽管该体系于1973年崩溃,但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IMF等机构仍是世界重要机构。

其实,Marc Uzan反对设立“一票否决权”的理由显而易见。以IMF为例,在现有框架下,一切重大事项需要获得IMF成员国85%的投票,而美国便包揽了16.5%的一票否决权。也正因为这种一票否决权,美国国会的反对使得2010年IMF份额改革一拖再拖,至今无解。对此,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表示颇为不满。

拉加德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首先,我从未放弃努力,因此我们应该不断地重申,2010年份额改革一定要通过并加以实行,这能够加大中国在IMF中地份额。当前,中国经济体量不断增长,而非缩小,因此中国所拥有地份额应该与经济体量匹配。我们需要不断坚持推进改革,永不放弃。”

拉加德表示,如果无法通过,IMF必须要寻求其他替代方案,这点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表示支持。既然IMF无法让针头直指针孔,但至少要让它更为接近。

此外,在上述会议中,众多外国嘉宾都对亚投行表示热烈欢迎和极力支持。其中,英国科学院主席Nicholas Stern称:“多边发展银行应该扩大资产负债表,但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很难获批扩表。因此,我欢迎亚投行等多边机构。此外,世行行长和IMF总裁也不应再由美国或欧洲人担任” 。

“我们应该改变当前中国在IMF所占的份额,这一格局是在二战时设立的,但中国经济总量不断扩大,而其份额到目前都没做改变,这有损于IMF的合法性。因此亚投行的出现十分及时,中国应该放手干一番。” 摩根大通国际主席Jacob Frenkel在会议上表示。

根据2014年10月24日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曾表示,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将以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将持有最大股份,但中国在亚投行中并不刻意寻求“一股独大”,也不一定非要占到50%,随着亚投行成员的增多,中国的占股比例会相应下降。按照工作计划,预计各国在2015年内完成章程谈判和签署工作,使亚投行在2015年底前投入运作。当前,亚投行的意向创始国已经达到33个。

 

    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