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正文

一起玩的小伙伴失踪了怎么办?并肩翻越心中的妖怪山

一群孩子出去玩,一个孩子失踪或者永远离去了,同伴的受害成了其他孩子永远的阴影,他们能否走出来?在孩子们中拥有超高人气的当红绘本《妖怪山》,讲述的正是儿童绘本中少见的失踪题材。

作为国内绘本研究第一人、儿童幻想小说作家彭懿创作的《世界图画书:阅读与经典》是指导亲子共读图画书的启蒙读物,被誉为图画书界的“圣经”,《妖怪山》是他的绘本处女作,一经面世,便受到小读者和家长的热捧。

当你回忆你的童年,有没有阴影,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直到你长大都没有办法勇敢地面对,甚至不能跟别人分享的故事?

成长需要友情和勇气

彭懿撰写的《妖怪山》是一个关于心灵救赎的故事,讲述孩子如何走出内心的挣扎,情节并不复杂:暑假第一天的下午,野狐、夏蝉、虎牙、笛妹,四个小伙伴高高兴兴地登上妖怪山,做起了“妖怪抓小孩”的游戏,夏蝉在追赶伙伴们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吓坏了三个小伙伴……一年后,三人收到失踪的夏蝉的一封信,请他们再回妖怪山,做完那个游戏,这样她才能变回人类的小女孩……

彭懿表示,这个故事其实很温馨,他试图告诉读者,成长需要勇气,也需要友情。“我们常听到一句话,说孩子是天使,可我们忘记了一句话,每个天使心中都有一座妖怪山。”

日前,彭懿和九儿在长宁区图书馆与400多位孩子和家长们一起分享了《妖怪山》的创作历程。他的创作严格按照幻想小说结构,实则也有他自己的“童年阴影”在——比如和小伙伴一起游泳,有人却没能回来,比如小时候踩坏了别人的小提琴没有承认……

彭懿表示:“我喜欢写妖怪,我相信,每个孩子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妖怪,它是童年最好的伙伴。”彭懿最爱的人物是失踪的小女孩夏蝉,“是美好善良的化身。”因此,我们看到书中变成“妖怪”的夏蝉只是耳朵变尖、裙子更旧一些,并不可怕。而他设定的夏蝉回归的时间也只是一年,“不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彭懿认为,好的绘本故事不仅适合孩子看,也会给成人很多启发。

亦真亦幻,讲述救赎的故事

彭懿和新锐画家九儿的合作,缘于偶然看到九儿画的一幅森林黑白素描。而九儿在合作之初就被《妖怪山》“并不甜腻”的故事打动了。

学雕塑出身的九儿原名杨洪力,在东北一座小山下长大,从小总是赤脚在山上跑上跑下,在农村生活中中遇见的“妖怪”,她都画在了《妖怪山》里。如今儿子已读大学,却一直笑称自己“长不大”的九儿,采访当天更是以双肩包、背带裤示人。“《妖怪山》是我的突围之作,经历了逃离和面对后,它让我成长。”

九儿自称最爱看韩国悬疑恐怖片,“没有恐怖血腥的‘鬼’,而是营造一种亦真亦幻的氛围。”而这种“亦真亦幻”,在《妖怪山》中也不难找到细节上的共鸣:书的开篇泛黄的画面代表三个孩子的回忆,烧焦的痕迹表示这是去年的故事;配合寻找失踪的夏蝉情节,那一页的绘画呈现模糊的过渡;夏蝉的来信中烧焦的纸边;用树上的打雷怪、草丛中的青蛙婆与大眼毛球怪,表现三个孩子各自心中的投影……超乎成人想象的丰富细节,彰显作者深厚的绘画功力和细致的洞察。

这本仅三十余页的绘本,文字脚本几经修改,光是绘画创作就长达一年零八个月。九儿甚至和编辑相约去了京郊的爨底下村采风写生,让“妖怪山”带着几分有迹可循的真实,甚至“虎牙”就是以她的儿子为原型创作的。

小孩子读《妖怪山》,最大的乐趣在于发掘书里的妖怪,在亦真亦幻的气氛中,妖怪直到最后才以插页的方式呈现,但九儿在书中留下了不少“彩蛋”:草丛里的眼睛树上的小怪物……每一页的边边角角都隐藏着小怪物,但这些小怪物始终没有露出真身,甚至没有参与到故事里。

儿童文学理论家刘绪源表示,《妖怪山》的高明之处在于不写事故本身,而写孩子们如何走出阴影;也不将事故按本来面目写,而以幻想作品的形式,写成一场可以恢复的游戏,只要大家战胜自己就能赢得同伴的回归——使故事合于儿童的审美需求,让小读者的心灵在跌宕中得到充实和启迪。

刘绪源将《妖怪山》的成功归结于一是超越了国内绘本的草率和速成,呈现精品化的创作;二是幻想性引人入胜。“学龄前儿童最需要幻想,不论小孩还是大人,都能在《妖怪山》中找到共鸣。”

    整理:枫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