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正文

偶像版《平凡的世界》没了农村味道?

1988年5月,著名作家路遥自1975年开始创作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最终完稿.小说全景式地描绘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中国城乡生活改变和人们情感变迁的故事,风靡一时。

根据小说改编而成的广播剧和电视剧,也曾凭其生动的人物、真实的故事激励了一代人对抗苦难,走出困境。现任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是《平凡的世界》的忠实粉丝,出生于甘肃农村的他,经历了与书中男主人公孙少平、孙少安兄弟相仿的生活轨迹。他坦陈,在人生低潮时曾反复阅读此书——一共7、8遍,并不断从中找到力量。

2月26日起,重新制作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在东方卫视播出,这也是小说完结27年后再一次出现在荧屏上。导演毛卫宁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小说《平凡的世界》中出现的很多问题依然存在,它的苦难仍有现实价值。而在潘石屹眼中,苦难正是一笔永恒的财富。不过,尽管有路遥、潘石屹和茅盾文学奖的加持,《平凡的世界》自播出后,收视率整体不佳,未能达到预期,因而引起一连串关于农村题材剧该怎么拍的议论,而最大的争议就在于,一部农村题材的正能量励志剧该不该引入偶像演员?

路遥曾认定自己是一个“农民血统的儿子”,是“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人”,他笔下的故事也始终贴合这个主题,聚焦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下,由农村走向城市的一代人。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也面临“农村味”还是“城市味”的问题:太过乡土,难以吸引年轻观众,过于时髦,又不大接地气。最终,导演选择了一个折中且流行的做法,引入偶像演员平衡农村和城市的“鸿沟”。

以往国内乡村题材的电视剧一般将受众定位于年龄稍大的观众群体,因此剧组偏好选用中生代的特色演员,剧情设置也更为日常琐碎,比如赵本山的《乡村爱情》系列,其收视群的地域和年龄层都比较明确。而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虽然故事发生地在陕北农村,有强烈的地域特征,却由于原著影响广泛,再加上小说内容讲述的是农村青年在中国社会转型历史中的故事,因此受众定位更趋广泛,播出平台也是诸如主打城市群体的东方卫视等,并不强调其“乡村性”。

按照剧组的解释说,“我们的作品是‘60后’的导演,‘70后’的编剧,‘80后’的制片人,今天在东方卫视播出将要正式影响‘90后’”,可见其野心。 于是,《平凡的世界》此次在演员阵容上,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些偶像型演员来主打。佟丽娅、王雷、袁弘、李小萌几乎从未涉足过乡村题材——袁弘的电视剧形象一直是“公子哥”;李小萌是“富家千金”;而佟丽娅则是新晋时尚红人、各类时尚秀的常客,需要从温婉的娇娇女变为“悍妇”,转型幅度相当大。按理说,如果有朱亚文在《红高粱》里的那般表现,几个演员的事业有望翻开新篇章,事实却是,除了王雷,其他人的“画风”——唇红齿白、肤色透亮——始终和整体氛围格格不入,即便偶像气通过化妆被掩盖了,那种天然的城市味仍然没有被打碎。

主角们的陕北味主要体现在台词上,但绝非如开播前所述“已把陕北话融入到骨髓里”,而是采用陕北话和普通话互相融合的陕普,这已成为电视剧被广泛质疑的一点。毛卫宁解释:“《平凡的世界》是一部地域性强的作品,纯正的陕北话观众可能听不懂,因此我们试图创造一种具有陕北味道,但是又能让观众听懂的话。”结果却是观众既感到别捏,也无力入戏,两头都不讨好。 2014年是农村题材电视剧革新相当大的一年,《马向阳下乡记》《老农民》《满仓进城》等农村题材电视剧实现了收视口碑的双丰收。在这一年,农村题材剧引入偶像型演员也有成功先例,周迅出演的《红高粱》讨论度居高不下,吴秀波领衔的《马向阳下乡记》也将一位雅痞、潮范儿的第一书记塑造得相当成功。仔细分析,《红粱》应该算是年代剧,而非现实主义农村题材,大致相当于周迅曾出演过的《橘子红了》;而《马向阳下乡记》是从城市的视野来叙述的,剧集利用“下乡”的桥段巧妙勾连起农村和城市的现实,合理化了“偶像演员”的引入,才吸引了不少对农村题材无感的城市受众。所以,乡村题材的电视剧能否引入“偶像”,扩大收视群阵营,关键还得看剧情本身和演员的契合度。

    整理:枫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