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国内财经 >正文

机构:中国城镇化率将超95% 警惕出现“新型地主

未来中国城镇化率是多少?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行为与政策”课题组最新研究结果认为,“长期看,中国的城镇化率会达到95%以上”。

3月23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了《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行为与政策》报告。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樊明表示,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这“三化”协调发展的重要表现是实现城乡收入均等化。而如果城乡收入均等化,农业产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就将决定农村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比重。

“这样,关于未来城镇化率的讨论就演变成关于农业产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讨论。”他分析说,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农业产出占GDP的比重多在1%左右,如果中国坚持市场化改革,农业产出占GDP的比重也将在1%左右,保守估计也不会高于5%。

根据这一判断,樊明所带领的研究团队预测,在长期,中国的城镇化率会达到95%以上。

市场有助“三化”协调发展

该课题组还提出两个城镇化率的概念:一个是基于职业的,即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比重;另一个是基于居住地,即居住在城市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樊明介绍,西方国家多采用基于居住地,比如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占人口的比重为98.49%,但公布的城镇化率只有82.38%。该课题组认为,讨论中国的城镇化率或引用国外的城镇化率,应采用基于职业的城镇化率。

研究还发现,市场具有促进“三化”协调发展的内在机制。樊明说,工业化促进农业现代化,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在农村产生出大量剩余劳动力。如果存在统一高流动性的要素市场,尤其是劳动市场,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镇转移,进一步推动城镇化,直至城乡收入差距消除,各种生产要素的回报相等。如此,“三化”协调发展可期。

自改革开放以来,城镇的规模越来越大,控制大城市规模的政策目标从未实现过。对此,课题组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城镇的规模更多的是由市场决定的,政府所能发挥的作用有限。中国城镇发展战略的关注重点应当是城镇规模结构。

“人往哪里去”、“钱从哪里来”是“三化”必须要正视的问题。上述课题组称,167个国家和地区的城镇化率和失业率的关系显示:城镇化率与失业率无关。也就是说,城镇化率高的国家和地区的失业率和城镇化率低的并无显著差别。政府所要承担的农民工市民化成本并不很高,特别是因农民工市民化增加的整个政府的成本也是相当有限的。

警惕出现“新型地主”

但该课题组同时提醒,在“三化”过程中,应警惕中国出现“新型地主”。樊明说,中国的农业是小农经济,问题甚多,亟需改革。现在改革的方向是,稳定承包权,放开经营权,希望土地能集中到部分善于种田的能人手中,从而实现农业的规模经营,农村剩余的劳动力转移到城镇就业。

“这一设计从农村的局部来看,不失是一个解决小农经济问题的方案,既可使得农村土地适度集中实现一定程度的规模经营,也不改变现行土地制度而让对土地集体所有制有特别偏好的政府为难。”但樊明认为,从宏观来看是有问题的。

他分析说,如果从农村土地分离出来的劳动力到城镇就业后落户成为一般的城镇居民,则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形:现在中国的户籍农民估计有65%,如果将来保留10%的农民种田(保守估计),这就意味着有55%的城镇人口至少拥有农村的土地承包权,他们要凭借这种土地承包权获取地租和其他利益。

“这就意味着,将来有55%的城镇居民是居住在城里的‘地主’,每年要到农村来收地租。”樊明说,农业本不是高盈利行业,如果占人口10%的农民向这个国家的一半以上的人缴地租,中国的农业将退回到佃农经济。

 

    整理:左朝阳

    获取更多财经快讯,扫描关注我!

    免责声明: 此消息为悟空说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播主换一批播主